回鍋。姑姑。留學

作者 will1118 (毛) 看板 nota
標題 [年日] 姑姑
時間 Sat Aug 4 17:32:46 2007

2007年 8月 4日 (六) 天氣午後雨 宜等雨 不宜淋雨

今天跟姑姑一起吃午飯, 本來是要上個暑假一起吃的, 後來都因為太忙而沒有碰面, 昨天打過去的時候她也嚇了一跳, 我能怎麼說呢? 可能是因為遇到困難了吧, 覺得出國不太可能了.所以想要找她聊一聊.

再來之前, 她還建議我查地圖, 後來我沒有查, 就迷路了.., 但那家法國餐館真是好.

Well, 一開始還是關心我是個基督徒的問題吧 XD,
" 你每週都有固定去教堂嗎?"
"有吧, 不過比較不像是平常 所謂的go to church, 因為平常只要去, 好像只要聽聽課或是聽道就可以了, 但是我們這裡是每個人都說, 比較像是團契那樣子.”

"那你以後會在教會工作嗎?”
"嗯..不排除啦"
"不排除就很嚴重了.”
"可能在教會工作是個選項. 出國研究當教授也是個選項吧. 這樣子.(比手劃腳)”

"那你的自主性有多大呢?"
"80%"
"80%? 怎麼算出來的?你怎麼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可能等一下會有雷打到我們,
或是怎樣。"
"感覺吧,可能是像現在我要吃這盤麵,有80%是我決定要吃的,有20%是神,大部分還是我在做主吧。"

"你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神安排好的嗎?"
"基本上是。但是我們可以禱告啊。"
"禱告就是兩條線合成一條線,神有祂的要做的,而我們也有我們所求的。藉著禱告,可能神會靠我們這邊一點,我們也往時那邊靠一點。"
"你要怎麼解釋戰爭呢?那也是神安排的嗎?"
"(我講了約伯的故事)"
"所以說,可能苦難臨到的時候,你們會禱告,求神給你們加強?神的心意?"
"大概是吧"

"為什麼要問這些啊?"
"想知道你的思想怎麼想的吧"

"我知道佛教所說的苦難,是因為業造成了,有因就有果,當苦難產生的時候,承受它,它就消失了,就潔淨了,業就消了。"
"嗯,但你還是看完五本經典吧。"

"我爸以前小時候會跟我講吧"
"真的喔"
"但讀完的話基礎更厚了"
"而且你也是基督徒幾年了嘛。再去看的時候,又是會更深的。"

"我來本來是想跟你聊出國的事,像是 GPA啊,我上學期還不錯,二年級就掉下來了。"
"這樣子︿?"
"對XD"
"就不知道以後的樣子了。在獎學金審核啊,GPA是評比的一部份啦,不會影響太多,但也是啦。像是50幾人,有的像是已經有上的學校啦,像有些已經有哈佛的ambition了,史丹佛啊..,英文啊,有很多人托福滿級分耶。其他的成績也很高啊。你要怎麼給?"
"你要怎麼給?"
"五個老師,大家每個都打分數啊,我自己有自己的尺,每個都打一打,然後把大家的分數彙整起來。這樣才公平,每個老師看的重點不一樣。"
"喔"

"不過每個領域不一樣啦。獎學金也不是每個領域都有,政府大部分還是會以一些重點為主。有一個女生是台大醫學院的,很優秀,28歲,我有面試到,很impressing。她大學的時候有去交換學生吧,去約翰霍普金斯,還破紀錄,拿到獎學金,是學校主動給她的,讓她再繼續留下來,那時好像,是她都有拿到A或A+吧。現在在台大醫院當醫師。你不用想說醫生都不用出國讀書的喔。她在面試的時候印象真的很深刻,我問她為什麼28歲了,還想要出去讀書?她說,有一種病,在台灣不容易治療,想要到那邊把技術轉移過來。台灣在國際衛生組織裡面,也不是觀察員,也不是什麼。就很氣(?)。很優秀,真的很優秀,後來她就出去了。"

"你們台大的特點就是用功,我常在台大法研所一起做事,所以常看到你們台大的,法研所是top中的top耶,法律系是第一志願,法研所又是法律系的第一志願,所以這是top中的top,每個學生都很用功。司法官啊,什麼,都是從這裡出來的,這只是個basic喔。"

"像是你們的法學院院長,很用功,全心全力,你連跟他約個時間像這樣吃飯都沒有,真的很用功,只要有時間就拿起筆電,行程表都是滿滿滿,開會一個接著一個。哈佛畢業的,太太也是一個好律師。"
"那他不用陪家人嗎?"
"小孩都出國念書了。我們不一樣,我們還是有要照顧的人,像你在教會不是也有要照顧的人嗎?不是有父母在石岡嗎?這是我們需要關心的。有些人不需要擔心這些。"
"喔"
"看到他們,就只能仰之彌高,鑽之彌堅,沒辦法比,真的沒辦法比。”

"大三了,是該好好規劃的時候了,不要太草率,別人說去國外留學,就去國外留學,可以去氣象局就去氣象局。"
"?"
"要多想,定高一點,定高一點才不會容易驕傲,有什麼好驕傲的?若是去氣象局,你現在
就可以翹腳了啊。要遠大"
"你說像是不是說當教授,有些教授就是只是當教授,教學生,發論文。他可能一路都很順
,大學,研究所,出國也很順利,回來就從助理教授這樣當上來當到教授,沒什麼遠大?
未來很多都不確定啊”
"目標可遠,可大可小,可寬可窄。
============================斷掉了=========================================

"老師都很用功,那時我在圖書館讀書啊,他們那裡的圖書館和台灣的有點不一樣。"
"用很厚重的石頭"
"不是,是用幾百年的木頭,很高,你不會想在那邊喧嘩的,另外的就是,有老師就在我旁邊這樣讀書。你知道在英國嘛,留著像聖誕老人一樣的鬍鬚,眼鏡這樣(下滑)就在我旁邊很專心的讀書。在那邊給人家一種氛圍,一種讀書的氛圍,你知道嗎?達爾文也在那邊讀書過喔。"

我無法描述那是什麼情況。"

"那時我在英國讀書很趕,一年,老師開書單給我,我跟老師說,老師,這是我在大學四年的書耶。老師說,你現在就像是在草原裡的一隻羊,在問我說要吃哪根草。"
"就隨便吃啊。"
"對啊,後來,其實看到後來,很多講的都差不多。"
"可以跳嘛"
"對,我那時候一開始上課也很吃力。都聽不懂"
"後來我學起來了,預習,預習後上課都聽得懂了。老師都有開書單嘛,就先看。"

"那時候一個禮拜就要繳兩三篇報告,又有很多都要用口頭的。老師超用功的,聖誕節還在他的辦公室。我就叩門,他在裡面,我問他說,老師你怎麼還不回家,他說,我等一下做完就回家了。"
"很多台大的老師也是這樣子。六日都不回家的。"

"他問我,你喜歡讀書嗎?我說,不,我是來拿學位的(苦笑),他說,噢,really~"
"他有繼續問嗎?"
"沒有,英國人是很有禮貌的。"

"後來我遇到了一個抉擇點,一年畢業了,我以班上前三名畢業喔,我到底要不要留下來讀博士班?"
"哇,前三名,一年好快喔。"
"很多法的國外都是一年,有些是兩年啦,從小到大,我很會讀書,可是都不快樂。到那時候我已經不行了。"
"快被榨乾了"
"對"
"所以我就回來了。那時我有同學留下來,她現在在英國當教授喔。後來我就去國貿局上班,我在國外學商事法嘛,WTO啊,什麼的。我想當國際談判代表,後來我有機會我就跟很多人去加拿大,局長很大嘛,我們的科長要幫局長提行李"
"提行李?局長不是應該有什麼隨從什麼的嗎?"
"科長就是他的隨從"
"蛤~那你就是科長隨從的隨從了耶。"
"後來他們有很大的官員來跟我們握手,到我,就太小,就不握了。"

"那時我又開始想要念博士班了。因為另一方面,我在國外學到的東西都用完了,東西一直在更新嘛,一方面在國貿局公務員裡,要慢慢爬,你也不知道你哪時候會爬到那個位置。我那時候不知道要不要讀博士班,是因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可以讀書的人。我所謂的讀書,是可以很安靜的,很深入的,鑽得很深的。"
"去挖掘"
"對,可是我並不知道。直到我在國貿局上班。一直有很多東西要處理,要幫長官整理一些文件,讓他可以在立法院質詢。我都沒有辦法好好的思考,"
"到底是為什麼。"
"而且那些文件,寫一下,質詢一下,就被放到檔案櫃裡面了。"
"噢"

"所以我想,好嘛,就一半嘛,當初在英國沒有念博士班,我就申請政大的博士班。後來真的上了,後來念了五年的博士班,還仍然在國貿局工作,還結婚喔。"
"結婚?你在國外結婚的嗎?"
"我是回來才結婚的,念完了以後,就當助理教授。"
"你現在是教授了嗎?"
"是啊,我升的很快,在台灣要三年才能提出升等的申請。我三年,三年。在兩年前當上教授。"
"你是讀書的料嗎?"
"我是的,我現在可以在家裡,在電腦前面一坐就是九、十個小時。常常會被先生叫下來罵。"
"XD"
"教授都要讀書嗎?我的意思是,有什麼職業是可以工作還可以讀書的,有很多人工作後
都不讀書了,都在看電視?"
"教授吧,東吳現在每天發薪水讓我讀書。XD"

"但是有很多外國留學回來的,並沒有表現得比較好,論文發表起來"鬆鬆的",這個接這個,"
"好像可以又好像不可以,是因為他們沒有把東西學回來?"
"對,實力還是很重要。尤其是在解決問題的時候,就顯現出來了。你在國外,可以看到大師是怎麼解決問題的,可能在那邊是小問題,可是你在台灣這缺乏的地方,你就會覺得,這是甘霖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總是看得比較大"

"最笨是跟自己的老師比"
"為什麼?因為他永遠比你老?"

"但姑姑,你說不要比較,你是說,就是目標設好,往前走,不要跟別人比..?"
"不要比較,不要比較房子誰大啊,錢賺得誰多啊,"
"可是你總是會比較誰比較用功吧。總是看看身邊,自己是不是用功啊。"
"對啊,良性的還好。可是論文,他發一篇,明天你要發兩篇嗎?這個不用比,
幹嘛要一直跟比你優秀的比?"

"你現在有很多要解決的嘛,錢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你若申請上了,沒有獎學金,錢從哪裡來?"
"我沒想過這問題耶,真的,真的是一個問題耶。借貸嗎?幾百萬耶。"
"若是你願意的話,像我這樣回來,助理教授,身上就有兩百萬的負債耶。"
"喔"
"就學貸款利率很低啊。但像是獎學金啊,國科會的也有,都去查嘛"
"我都還沒有查。"
"查了才知道缺什麼嘛。很多困難要去處理啊,成績啊。窮人也很多啊,難道他們不能出國嗎?難道他們沒有翻身的餘地嗎?獎學金很多的。"
"不是先申請獎學金再去申請學校嗎?"
"若是先有學校的ambition了,像是哈佛,為什麼不給他呢?"
"對齁"
"常春藤的都很貴,不過也有國立的。但是教授回來,大部分還是用長春藤的。"
"對耶,我們實驗室的教授,一個是柏克萊,一個是布朗,都是長春藤耶。"
"對啊,但是有一個年代,好像電機系的人都去園區賺錢了,所以有一部份的教授是從國立找來的。"

"其實,你在什麼位置就有什麼錢,你現在是大學生,怎樣打工就是這樣的錢,以後你到中研院當研究助理,在大學當助理教授,又是另外的錢。其實你也不用排斥先工作一陣子,把錢存夠了,再出國。"
"你說,有社會經驗?"
"對啊,像是可能你去中研院,全國第一流的研究機構,這在你的申請單上是個不錯的履歷。而且你也可以學習跟人怎麼互動。可能有人暗算你啊,怎麼樣的。但是也不能太久,太久就會錯失很多機會了,像是英文。"
"英文?"
"GRE啊,托福啊,有年限的,最可惜的是,你有申請到,可是你沒有出去。"
"所以最好是這樣子去社會一下:ˇ?"
"XD"

"二十歲的時候你在幹嘛?"
"我在迷惘"
"Why?"
"因為我讀的很辛苦,不知道自己在讀什麼,從小到大都這樣。有些同學去補習了,有些同學很厲害,上課跟老師都能應答如流。可是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可是後來這一屆當教授好像只有我一個。"
"嗯?不是有同學跟你一起在國外嗎?後來當教授,那是在東吳的?"
"通常當時讀得很好的後來都不會去當教授。"
"要不然去哪裡?"
"可能到別的地方去了。"

"那時是我跟我爸媽講說我一定要出國,小時候看到電視,就覺得,哇..,六歲喔。"
"難怪那時你那麼喜歡去叔公家"
"我那時覺得有什麼不作會後悔,出國。所以那時是傾家蕩產讓我去英國,爸媽哭得唏哩嘩啦,可是我那時候很快樂。就好像天地間的一隻沙鷗。之前都是爸媽在照顧嘛,現在終於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一個女人家。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危險啦,一開始住宿的問題,我也從這裡搬到那裏,搬來搬去搬了很多地方。然後也常常自己煮東西來吃。"
"蛤~"
"就簡單啦,煮一煮。"

"你知道我以前小時候,我喜歡當什麼嗎?車掌小姐。在我五六歲的時候,那時豐客還有車掌小姐,吹哨子,幫忙剪票啊。我以前媽媽還在土牛國小服務的時候,我常拿簿子當剪票的。你就知道我有多迷,我上到車上的時候,我眼睛會一直看著車掌小姐。叔公說還好我們後來搬去台中了 哈哈哈。世界有多大,我們就會有多大。"
"真的有多大"

"但是你要出國也不能拖太久。有很多事會接踵而來。父母親生病啊,兄弟姊妹啊,你就會考慮有沒有這個必要,因為年紀越大,就越容易生病嘛。"
"人老體衰"
"若是你還結婚那就不用玩了,除非你的太太也申請到什麼學校,也有獎學金。"
"你是英國回來才結婚的喔。"
"對啊,要不然我也不用去了。"
"現在其實我也在考慮是不是要回台中,照顧我爸媽?"
"為什麼?你才當教授三年耶?"
"我也像你,我也有佛教要傳的福音XD。我可以去中興啊,也是教授。"
"其實我也有想過,休學陪阿公耶,我說外公,他癌末了。"
"輪不到你,那你後來呢?你仍然是個拖油瓶。你應該想說,你哪時候才能貢獻出你一點的能力給這個社會。服事神也不錯,可是你有更多的可以發揮的。"

"你認為你是服事主的料嘛?"
"不是。"
"若是你能在一個重要的位置上來做事,你的工作就是一個福音。"(其實我很驚訝在她口中說出這種話)
"對"
"好啦,我們先把基督教的東西先放一邊,來談談留學,因為這是長輩不許可的。"
"XD"

"誰說在台灣就發不出好文章,在台灣一樣能在好的國際期刊上,發表高品質的文章。"
"哇"
"那真的不容易,光是語言就差了一截。那是他們的母語。像是在開會的時候,就很明顯。"
"所以你就一直聽他們"
"哪一直聽他們,我們也要說我們的啊。"
"喔"
"就像他們也不會講我們的國語是一樣的。這是不能比較的,或是說,無法比較的。在這之間沒有一個比較的基礎。uncomparable,還是incomparable?"

(本記錄並沒有按照時間順序)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40.112.57.168

相關文章

  1. 宮琦駿 「魔女的宅急便」的企劃書-今日少女們的願望和心情
  2. 大一。自傳
  3. 無負擔的愛 (Free Love)
  4. 轉錄。找了好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