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傳。話語。弟兄

今天就要回家了,要買車票,和收樓上的衣服。

在經過長期的熬夜下,感覺我的腦袋已經毀損了,所以對於禱研背講這事
已經沒什麼信心,對於研究所的考試,我也沒什麼把握。

昨天買了發條鳥年代記的第一篇,可能覺得,在考試的這段期間還是要讀些東西吧。

話語–

在以前,我認為我是個很認真追求的弟兄,但現在我發現,我並不是。
到現在為止,我漏掉了很多。沒辦法做弟兄們的榜樣。
我是在一些些微的事上體會到的,發現,弟兄們需要的不是生活上瑣碎的顧惜而已,
更需要的是主話的餵養。
「沒有神的話怎能來服事呢?」最近一位弟兄提醒我。
以前我一定不會想那麼多,反正跟隨就對了。
但是現在也變成高年級的弟兄,發現,我還停留在關心的階段。

之前大一的時候,我曾經是"書報服事組"的
書報服事組的負擔就是將書報文字的豐富服事給弟兄姊妹,
這服事是隱而不見,但卻是很重要的framwork。

似乎落掉,再怎麼補也補不回來了,但就按部就班的來吧。

弟兄好像離我越來越遠了。是因為無趣嗎?不,是因為從我的身上看不到神的同在,
只看的到因為沒有人服事某項事務而帶來的慌張罷了。

若是要服事,又要服事話,又要服事值班統計,要在校園傳福音,又要在弟兄之家過早睡早起的生活,又要天天把弟兄扛在肩上,掛在心裡為他們禱告。這樣子不是很累嗎?

但不得不如此,是責任,還是羈絆?
總覺得,不能虧待來這裡住的弟兄,一開始他們入住奉獻的心願。
我好像瞎子,瞎眼領路者;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都要掉在坑裡。
我寧願我自己掉在坑裡,但是不是這樣。
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當受鞭打的事,必少受鞭打。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格外多要。

好像很重喔?
有弟兄說,「逸威,你可以不要那麼忙啊。
可以把事情交給我們來作。」
我想是的。

我常常是這樣:
"是一個沒有看見身體的人。作事情的時候,總是覺得沒有我不行。
然後沒有跟我交通的話,就覺得,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為我很忙。"
真的不能再這樣。
需要主的憐憫。

相關文章

  1. [年日] 忙碌。快樂。開學
  2. [年日] 累~。48hr。髒髒
  3. [年日] 交集
  4. [年日] exhausted
  5. [年日] 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