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頸。晴天

2009 年 2 月 4 日 天氣 晴

天氣越來越暖和了..,
今天有礦物學的中譯本到來,但我想適應還要一段時間,
雖然是中文,但是跟英文一起讀,還是很累,這樣變成要讀兩倍的面積..

之前所設定的進度,實在是太快了,
幾乎要不休息才能跟上。不太可能。

昨天因為特會報名,
腦袋up load了很多小羊的資料,變得有點重,
之前一直是忘記的狀態。
主啊,我真的是有限。

但是有想說,若是在危急的時候不能記得小羊,
那以後是不是工作很忙的時候,也會這樣呢?

其實,最強的在職,是工作很忙,可是你看他一點也不忙,
然後你跟他交通的時候,會覺得很輕鬆。
然後他竟然記得你的情形,然後問你最近過得如何,
下次有沒有時間來我們家吃吃飯的在職。

當狼來的時候,不會逃跑的牧人才是好牧人,
雖然我現在是被狼追的羊。

慢慢明瞭所謂,"把你們交與神和祂恩典的話"的意思是什麼,
尤其是在大學這階段,我們總是不定的,像是飄在海上的種子,
還沒找到落腳的地方。

當時保羅那個年代,他只能在一處召會待一段時間,短則幾天,長則一兩年,
無法長留,像長老一樣一直照顧他們。
他離開後,能作的,就只能將聖徒交給神恩典的話,他們才能成為常存的果子。

在大學也是一樣,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
我們也只能把我們的小羊交與祂恩典的話,
學長姐一畢業,所照顧的小羊與弟兄姊妹得聯繫就斷了,小羊在交接的過程常常會失去。
小羊再過不久,也離開了大學,進入了世界中,
許多的種子,就因與屬世往來的交通、今生的思慮而枯萎了。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是話。

而話,在於我自己平常的裝備。

相關文章

  1. 待解。另一個開始
  2. 站口。築壇
  3. 澎湖。傍晚
  4. 網路。空虛
  5. 暑地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