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擔與話語

重擔的構成



我們已經看見,話語職事的起點,乃是在光照。話語光照在我們身上的時候,乃是忽然而來,飛快而去的一個啟示。因著我們的思想在神面前受了對付,從神而來的光照就能在我們的思想裡被定住了,我們的思想就將照在我們靈裡的光繙成可以知道的意思。這一個光照和這一個定住,在我們就構成我們的重擔。



我今天要將神的光從我身上帶給別人,好像將一個重擔卸在別人身上。在我身上今天有了光,有了思想,就像一個擔子壓在那裡一樣。在重擔底下,我不能自由,我覺得悶,我覺得重,我覺得受壓,有的時候覺得痛苦。總得等到有一次,我能彀將這個重擔傳遞出去,能彀將這個重擔送到神的兒女中間去,那麼,我的靈就再一次的輕鬆,思想就再一次的自由,好像把肩上挑的一個重擔卸在一個地方一樣。



有話纔能卸去重擔



我們如何能卸下這個擔子呢?要卸下這個擔子,我們必須有話。物質上的擔子,是用手卸掉;屬靈的擔子,是需要有話纔能卸掉。我們如果找不出話來,這個擔子仍舊是沉重的。乃是我們找到話的時候,我們纔能卸下擔子,裡面纔能覺得輕鬆。作神話語執事的人都有一個經歷:光有了思想不能講道,必須有話纔能講道。光有思想,不能把人帶到神面前。光有思想,你去講一篇道,越講越亂,越講越兜圈子,越講越走不出去,好像走在迷宮裡一樣。有話的時候,就越講越出去。有所以有許多時候,一個作神話語執事的人,裡面有一個很重的負擔,來到聚會裡面,神把光照在他裡面,神把負擔加在他裡面,叫他傳話,但是傳了一點鐘,回家的時候,還覺得重得很。挑了一擔來,仍舊挑了一擔回去。這,除了因為對象不對之外,只有一個緣故,就是沒有話。越講越難受,越講越講不出去;不是不講話,是講得很多,就是裡面的話講不出去。這就是沒有話。不是思想不彀,是話不彀。如果話彀,結果就不一樣。你來的時候,裡面的擔子相當重;你講的時候,越講你裡面越輕鬆,講一句輕鬆一句,講一句裡面的擔子少一句,你越講越出去。你裡面背了一個擔子來,講完之後,你覺得裡面的擔子卸掉了。這就像先知的卸脫擔子。先知的豫言就是先知的擔子。先知的工作就是卸擔子。先知的擔子怎樣卸掉呢?是用話語來卸掉的。作工的人,藉著話,他纔能卸掉他的擔子。沒有話的時候,要卸還是卸不掉,整個擔子在你裡面。人也許在那裡說你講得好,人也許在那裡說他得了幫助,但是你知道你這裡面一點東西都沒有出去。人只聽見了你的話,人沒有聽見神的話。



重擔與裡面的話的關係



我們先題起裡面的話。當我們在神面前得著了光,有了思想之後,這一個只彀來構成重擔,這一個不彀來構成一個卸下重擔的東西。光和思想只能變作我們的重擔,光和思想不彀叫我們卸下重擔。光和思想必須在我們裡面先成功作話,思想要變作話,我纔有辦法用我外面的聲音將這個話說出去。我不能把我的思想說出去,我只能把我的話說出去。我不能臨時叫我的思想變作話,我必須在我裡面先把這個思想變作話,然後在外面將我裡面的話說出去。話語的職事和普通的說話不一樣。普通的人說話,有意思他就能說話,他所說的話是根據於他的意思。話語的執事卻不如此。話語的執事,必須他的意思先變作話,他裡面不只有意思,裡面還得有話,然後纔能將裡面的話說出去。



在靈裡的啟示與在話裡的啟示



當神在我的靈裡給我啟示的時候,那就是我們所題起的光照。神在我們靈裡啟示了之後,牠不停在那裡。我們要用思想定住光。但是我們天然的那個思想又不能用,不能就在這個時候把思想變作話,那我們怎麼作呢?我們還得求神再一次給我光照。這一次的光照,不是照在我的靈裡,然後給我意思;乃是光照的時候給我一句話,把屬靈的意思變作話在我裡面。在這裡,你看見有兩個啟示:一個啟示是在靈裡的啟示,一個啟示是在話裡的啟示。在話裡的啟示,就是神自己給我們一句話,兩句話。當你禱告的時候,你裡面得著了光,非常清楚,這一個光你也能定住牠,你握得牢,這就是光在你身上繙成了思想。可是你要出去對人講到這一次啟示的時候,你說不出去。你對你自己說得上來,你對別人說不上來。你自己有一點明白,你要別人明白卻沒有話。因此你在神面前就起首求神給你話。你儆醒禱告,你在神面前有周到的禱告。心要向神開起來,一點成見都沒有,靈向神也開起來。這樣,你在神面前就起首看見一件事情會發生,神給你一句話或者兩句話,剛剛好能表明那個意思。是那一句話,那兩句話,剛剛好就是那一個啟示。神所給的這一個啟示的話,乃是第二次定住了神的光。



可以說在我身上有兩個定住:一個是我用我的思想來定住神的光,一個是用神所給我的話來定住神的光。我在靈裡所得著的光,我如何在心思裡把牠定住,今天神並且在話語裡給我光,我把那一個光也定住了。這叫我在話語上所得著的啟示,和我在靈裡面所得著的啟示合而為一。我們在靈裡面一下子所看見的,好像在很短的時間裡看見的,那個內容,是沒有時間的。問題不是你看見了一秒鐘,你能出來說一秒鐘;是說你在靈裡面所看見的那一下子,不知道看見了多少東西。所以,在定住這個光的時候,我的悟性越強,我的心思越豐富,我的心思,我的悟性越能用,我所定住神的光就也越多。照樣,我在靈裡面所看見的那一下子,也不知道有多少東西,但是,神給我話的時候,好像只有一句話,只有兩句話。神所給的一句兩句話來定住神的光的時候,在一句兩句話的裡面所包括的,就是那一個啟示,不是一句兩句的話。



我們要記得,神給你一個重擔,神總是給你一個卸重擔的話。兩個都是神給的。祂在裡面給你光,祂在裡面也給你思想。有光,有思想,這兩個在你身上就成功作重擔。你覺得苦,你覺得受壓不自由,但是,給你重擔的神,也給你卸去重擔的話。給你負擔的是神,叫你能卸掉負擔的也是神。神要給你話,叫你能扎出生命。就是那一句話那兩句話,生命就釋放出來了。所以你千萬不要挑了重擔就跑。你要知道怎麼把生命釋放出去。不然的話,你在神面前不能作工。你到弟兄姊妹面前去,不是帶了一個皮袋給他們,是要放水給他們。所以這一個放水的方法必須在神面前得著,然後纔能說話。有許多時候,我們遇見一個弟兄,看見他在那裡說話,話說了很多,但他不能說出那個東西來。他相當喫力的說,卻不能說出那個東西來。你在神面前如果稍微有一點學習,你就看見這個弟兄在那裡說話是在繞圈子。快要到那個地方,能彀把水放掉的地方,他又在那裡繞圈子,水仍舊沒有放出去。他到了那個地方,如果有一句話加上去,那個東西就說出來了。可是他就是缺少裡面的話。那個基本的話沒有學習,就出來作話語的執事,所以越講越長,越講越摸不著。



如何能得著裡面的話



卸去重擔與裡面的話的關係是這樣大,那麼,在甚麼種的情形裡纔能得著裡面的話呢?裡面的話的得著,大多數是我們在神面前讀聖經的時候,在神面前等候的時候。本來不過是神的光照,現在已經變作你的思想,如果給自己用,已經彀了。有啟示的光照,有繙譯的思想,給自己用已經彀了。可是像前面所說的,你要把這個拿出去供應別人就不彀。我們不能把思想拿出去給別人。我們是神話語的執事,我們不能把思想分給人,我們只能用話去供應人。但是這個話不是你用思想想出來的。這個裡面的話需要你在神面前又得著啟示。你必須有聖靈所賜給的話。這是為著別人的,這不只為著你自己,這是要給你來作執事的。有一件事相當清楚,我們乃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神給我們的光照,不要只停在我們身上。神所有給我們的光照,乃是為著職事,不只為著我們自己而已。我們在前面已經說了,有的時候,當你把光繙成思想之後,同時有了神的話,是這個叫你作話語的執事。



但是許多時候,也許更多的時候,雖然裡面有了光照,也有了思想,但是沒有話。這個話就需要你在神面前等候,就需要你在神面前讀聖經。這不是說所有的時候是如此,這是因時而異的。有的時候比較特別,有的時候比較普通。普通的時候,乃是當你在神面前等候,當你在那裡讀聖經,神就給你一句話。或者今天讀聖經神給你一句話,明天讀聖經神又給你一句話。你在讀聖經的時候得著一句話,得著兩句話,能彀把你在靈裡所看見的說出去。你在思想裡所已經明白的,就是有一句話兩句話是能扎出生命的,那一句話兩句話一說出去,就自然而然將你靈裡所有的說出去。那一句話,那兩句話,把你在思想上所定住的光說出去。這就是我們作話語執事的根據,這就是我們作話語執事所需要的。



重擔與外面的話的關係



話語的職事必須有這三步:有光照,有思想,有話語。話語分作兩段:一段是裡面的話,一段是外面的話。為著說話方便些,我們就說有四步:第一,光照;第二,思想;第三,裡面的話;第四,外面的話。



甚麼叫作外面的話呢?外面的話與裡面的話有甚麼關係呢?外面的話與裡面的話的關係,就像思想與光照的關係。裡面的話有了一句兩句之後,我們還得用外面的話來把裡面的話再說出去。裡面的話就是一句兩句,這一句兩句的話,包括了神那一次所說的話。但是,你單獨的把這一句兩句的話說出去,人不能懂得,人不能接受,所以你還得用許多的話把這一句兩句的話說出去。這一句兩句的話,是神給你的;你還得有許多的話,纔能作執事。神的話的光照,是神給我們的;思想叫光照變作我們裡面的話,也是神給我們的;但是,有了這些還不彀,你還必須有許多外面的話。你光把裡面的話拿出來,人不能接受。那一句兩句裡面的話太厲害,你就是這樣說,人不能領會。那是厲害的話,結實的話,超越過人所能接受的。那個話出來的時候,需要你有更多的話,纔能把裡面的話說出來。也許要用兩千句的話,纔能說出神的那一句話;也許要用一萬句的話,纔能說出神的那一句話。所以要用我們的話,把神的那一句話說出去,這就叫作話語的職事。



我們在這裡就看見有人的成分進來。當我們的思想定住光的時候,人的成分進來,因為有的人的思想不能用,有的人的思想能用。這是第一步。人的成分第二步的進來,乃是在外面的話上。有的人外面有彀好的話,他能彀將神的話說出去;有的人外面的話不彀好,他就不能將神的話好好的說出去。這裡面的關係非常之大。



裡面的話需要用外面的話說出去



裡面的話是非常『濃』的,沒有人能接受;外面的話是比較『淡』的,是人所能接受的。我們就是要負責外面的話。外面的話是人負責的,是作執事的人負責的。作執事的人,負責將神濃的話好像沖淡了,好叫人接受。裡面的話是少而濃的,外面的話是多而淡的;裡面的話是人所接受不了的,外面的話纔是人所能接受的。那一句話兩句話,是我需要在神面前第二次得著啟示,纔能得著的。我有了那個話之後,還需要有許多話,纔能把那個話說出去。所以作話語執事的人,必須在神面前得著神的那個話,同時用自己的話把神的話說出去。這樣,我們纔起首明白聖靈所默示的到底是怎樣。聖經裡面,人從神那裡所得著神的話,沒有多大不同,因為都是神的話。你如果能直接讀希臘文聖經,你一讀就能知道,那一卷書是彼得寫的,那一卷書是約翰寫的,那一本書是保羅寫的。緣故在那裡?因為裡面雖都是神的話,而外面的寫法不一樣。當神的話擺在彼得裡面讓彼得說的時候,道理是神的,味道是彼得的。當神的話擺在約翰裡面讓約翰說的時候,道理是神的,味道是約翰的。當神的話擺在保羅裡面讓保羅說的時候,道理是神的,味道是保羅的。在神的話語職事裡,神要用人的成分。神要得著聖靈所挑選的人,能彀把神的話說出去。神是把話給人,可是又用人的話語說出去。在神面前多有學習的人,說出去的話就是多有學習的話;在神面前少有學習的人,說出去的話就是少有學習的話。神的話今天是擺在人身上,叫人說出去。



摘錄自 <神話語的職事> 第十二章 重擔與話語

相關文章

  1. 老 。集會。遊行
  2. 今天。有些難過
  3. 系上。碳封存。Nature
  4. 大一。自傳
  5. 無負擔的愛 (Free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