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夠代替的事

2009 年 04 月 20 日 (一) 天氣 雨晴



我常不忍心弟兄背十字架,或是經歷一些否認己的事。

特別是在與同年齡同伴配搭的事上,更需要否認己。

雖然我跟我的同伴,配搭得也不是很好,

但是我們總也是在學。

真的,我們對看,就是彼此的十字架, XD

因為我們總是無法符合對方的期待。

真的是這樣,但十字架總得背起來,

總得治死自己。

這是沒有人能代替我們學的。

還有很多很多,很多經歷都是要自己去取得的,需要經過的,

這階段,這關無法過,就只能停在這裡的。就了了。

只是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幫助,可能是也沒有經歷完全吧。





另外一次的感覺是在上個月的分區主日,

那時候我到了學一區,想說,來相調一下,

而且有一個弟兄沒有來,我來代替他一下好了。

這樣可以湊一下人數。



但是,越聚,感覺越怪。因為我不是他們照顧的小羊,

照顧我的家在學二區。就算是那位弟兄沒來,對他們來說,

也是一個訊息,他們會驚覺,啊,他是不是怎麼了?



這個關係就像是邦彥的媽媽希望邦彥回家吃飯,

但是邦彥太忙了,沒辦法回家吃飯,然後我就替他回家給媽媽看一下。

他媽媽看到了會怎麼樣?



她要的是邦彥,而不是逸威,

逸威不是她的兒子,逸威來做什麼?

這生命的關係,是逸威無法代替的。



後來,到了學二區,就舒暢了許多,

也可以拋一些問題難處,聖徒們也樂意用生命供應。

啊,就像是椅子坐了穩妥那樣,適得其所。



每個人的生命型態都是獨一無二的,沒辦法互相取代。







我也常常給人家意見,對別人的前途很熱心,

說你需要這樣,你需要那樣,

覺得他這樣走比較好,她那樣走比較好。



講了許多,給了需多意見,像是約伯的朋友,

但終究要體會,要經過的還是他啊。



有時候看了自己的意見失效,才發覺自己的天然,自己也無能為力。



有些人來問我,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從前的我就會反射性的題說如何如何,或直接說,好!我來幫忙。

(總覺得自己的方案不錯。)

卻忘記了有困難的人,生命的一個重大包袱。



現在的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是誰?怎麼有資格來替他做呢?怎麼有資格來出主意呢?

也不太敢負這個責任了。



沒有兩個人生的軌跡完全一樣,

也沒有所謂稱之為完美的人生。





其實,人來找我們,是因為他們找不到主,

不是嗎?

希望來到我們這裡,看能不能找到?

在他的深處,不是來找方法的,而是來找平安的。

我所能做的,不是代替他來問主(這樣就變靈媒了),

或給他我的方法,而是告訴他











主在哪裡





雨天







最近還蠻喜歡下雨的,

早上躺在床上,聽著下雨的聲音。

賴著床

No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