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緒

2009 年 06月 15日 (一) 天氣陰 宜寫報告 不宜賴床

想寫點小說,也應該把”窺看印度”看完。
那時,回來台灣也想把所有的想法都寫下來,不過後來因為過了一個禮拜後幾乎都忘記了而作罷。
現在也想寫寫像”大學生活備忘錄”這樣的東西。
但那實在是很耗時間。也不一定有用。

“在所謂人生這行為之中,光能射進來的,只有極有限的短暫期間而已。
那或許是十幾秒鐘的事。那過去之後,而且如果未能及時抓住那裏頭所顯示的啟示的話,
就沒有所謂第二次的機會存在了。”(發條鳥年代記-預言鳥篇)

其實,現在應該做的,應該是把EEW和砷地化的書面報告在兩天內
把他們寫完吧。或許,想寫小說,紀錄些什麼只是一個想要把報告寫完
的慾望和惰性混合後一個心理反射出來的東西吧。

聽了王弟兄說的,像是心得、know how等東西,是要交接給下一組。記下如何運作的。
我們值統組就像是記錄簿一樣,記錄著每個人的姓名。也該是交出個像是
期末報告一樣的東西,要不然就枉廢了大家這學期來辛苦的餵養及邀約。
每個人都是特別的,無法細緻的分類。
如何讓不是大專的弟兄姊妹知道目前大專的情形呢?

No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