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應。接受

2009年 06月 19日 (五) 天氣陰

為什麼要有前面兩篇呢?
因為我裏面一直有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我的禱告沒有得著答應呢?
我的問題解答(還不一定解決)了沒有?

上禮拜五去找以勒幫忙看車,但是車行剛好關門,我就去他家(40會所)坐一坐。
聊了聊生活的近況,他說,他最近接了一個家教,每次呼求主名的時候都好喜樂。
我說,嗄?
他說,這個學生,因為暑假回來台灣,希望能夠加強數學,
本來因為他自己已經有一個家教了,很累,因為是國四重考生,幾乎是全天教,
所以已經有點不想接了,而且他也不缺這筆錢,
但是他就禱告說,"主啊,我不想接,主啊,我這次什麼都不做了,
我要擺爛。"

後來,他回覆那個學生說,"我可以教,但是我沒時間,所以,我沒辦法過去,那你就過來,我在圖書館。"
那個學生一定覺得他很高傲,我想。
那天他們在圖書館,也沒上什麼課,就是聊聊。

學生回家後對父母反應說,這個老師我喜歡。平常他都不太聽其他老師的,但這個老師,他可以聽。
以勒也蠻驚訝的,他沒有做什麼。
後來想一想,他還蠻需要這筆錢的,可能暑假要去一次日本考GRE,改車也需要一筆花費。
而且學生的父母是經營珠寶的,不缺什麼錢。

我們討論的主題,其實是禱告。
最近他跟奶奶學禱告,每次去的時候,就是禱告。
很有趣的是,不能喊,"喔!",也不能喊"噢,主耶穌。"
因為你喊的時候,代表你還在想嘛。你在想到底要禱告什麼,所以才要塞個話,喔一下。
只要你一喔一下,奶奶就會說,"你又喔了!,禱告!"

很好玩的是,有一次他們在為福音禱告。
我們禱告不是常說,"不要醉酒,醉酒使人放蕩,乃要靈裡被充滿"?
但他們卻禱告說,"來喝酒!喝酒壯膽。"
"我們出去不是被打,乃是要打人!"
有一個姊妹就說,難怪保羅說,她鬥拳不是打空氣。
他乃是有打到人!

可見他們禱告是多麼的活。

學禱告,他說,他很摸著信息裡所講的,
如果沒有答應,就再問一次,"為什麼主,你沒有答應?"
如果還沒有答應,就再問一次,"為什麼主,你沒有答應?"
如果還沒有答應,就再問一次,"為什麼主,你沒有答應?"

三次

雖然不是一定三次,但我們求過一次後,主沒有答應,
後來我們也不管了。

這樣代表我們不care嘛

我們到底care不care?

有時候,我們禱告也像是在提醒主,主好像很健忘一樣,
"主阿,你要記得喔,記得要作…"

我們沒有說,主就當作沒有這回事。
主是很奸詐的。

奶奶說,主是一個窮極無聊的人。(認識他的人,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他就像有千萬財富的富翁,什麼事都不必做,
想找些事情來做,就找到我們頭上來了。

有時候,我們也要抓住主的把柄,
就像是,"主阿,你怎麼可以讓弟兄之家的光景這麼不好呢?
何況,這是林逸威住的弟兄之家耶!怎麼可以讓林逸威當家的弟兄之家
這麼糟糕呢?
何況,我不是這家的主人,主阿,你才是弟兄之家的主耶,
牆上不是說"基督是我家之主"嗎?,
你是主人,怎麼可以讓弟兄之家這樣呢?"

聽到這樣的話,我心就笑了。
喔,原來如此。

No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