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

2009 年 09月 25 日 (五) 天氣晴 宜小排 不宜不去實驗室



–以下是轉錄助教的文章–



還有半小時才上課,我就來認真回一下這篇文章。不過以下也只是我個人的想法,看看就好。千萬別以為我在教訓說道理甚麼的,哈。不過說的東西真的很古板就是。

整篇文章看下來,你說了很多「我要甚麼」,「我要甚麼」,我要看足球、我要結婚、我要打電動、我要生小孩……但是這些「我要」,只是一個射出去的箭頭,箭頭沒有標的。妳看得到你要甚麼,但妳要這些是為了甚麼,似乎相當模糊。

到底,妳要的這些東西,跟甚麼樣的目標有關呢?大學有句老話說「知止而後有定」,有定,才能定靜安慮得。如果你過得不快樂,那恐怕跟你還沒找到自己的目標有關。

人生的目標,大抵有兩種,一為成己,一為成人。成己者,就是你想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成人者,你想要讓你的世界變成甚麼樣子,或你想要這世界的人過怎樣的生活。而往往,成己跟成人是分不開的,人常常在大我之中找到小我的自我肯定。所以,你要的這些東西,跟「成己」和「成人」,有甚麼樣的關係呢?

如果「成為一個大學教授」讓你感到無聊,也許未必是這個目標不夠吸引你,而是你只看到這個目標當中,你可以take的部分,而還沒去看清楚在這個目標,你可以give的部分。只看到「成己」的部分,還沒看到「成人」的部分。比如說讀博班吧,博班真是悶死了,每天寫論文寫論文寫論文,雖然我對讀書真的很有興趣,而且成為博士也滿好的,但是每天都做這些事、而且畢業以後還要做這些事,會讓我不想繼續讀書。但如果把「成人」的原因加進來,讀博班就很有意義了:我要讀博班,是因為我以後要教書,把經書上我所知道的那些關於快樂、自由、愛、自我肯定的學問,教給現在不愛讀古書的小朋友,讓他們可以過得更快樂。讀書寫論文,越領悟一分道理,建構一個理論,就可以為這些小朋友多解決一些問題。因為這一層意義,讓寫論文這種無聊的事,變成可以接受,甚至有衝勁去做。

我是這樣從大我看到小我的。我以前認為,我的快樂,跟這個世界的其他人沒有關係,我只追尋我自己的快樂。很可惜我一直都不快樂。其實一個人的快樂,多半要建立在他為別人的付出之上。為別人付出,就會覺得自己很大,對自我的肯定夠大,人就會比較快樂。尤其為別人付出時,發揮的是自己的所長和興趣,那種快樂更是無與倫比。

也許你可以開始想想,你現在所做的事情,你現在所要的東西,跟你可以為「大我」做甚麼,有甚麼關係?你要為這個世界的「大我」做些甚麼?以你的個性、資質、能力、興趣,你可以為這個世界做甚麼?人現在所做的事,都為了未來一個光明的目標而有意義,就看你那個光明的目標是甚麼了。

囉唆完畢上課去。XD



–轉錄結束–



看了這篇文章,讓我想到我最近的問題。我最近也過得不是很快樂。若是以「成己」、「成人」來看的話,我比較像「成事」吧XD。從成人看,我真的比較在意我的世界變得怎麼樣,我反而不太在意我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就像最近搬來公館弟兄之家,比較沒在學生中心幫忙,看到學生中心這裡亂亂的,那裡亂亂的,就會想要把它弄乾淨。看到弟兄們很勞苦,不太喜樂,就希望能幫他點什麼,讓他能夠更喜樂一點。有弟兄沒回家,就覺得,晚上應該要回家的啊。我真的是這樣認知我的世界的,就是,凡事、每個人,都應該有它(他)應該在的地方。當他們不在他們應該在的地方時,我就希望能幫助他們到他們應該在的地方。我是因為能夠幫「大我」做點什麼,而感到快樂的。



從這篇文章反過來說,我是個成人的人,但我不是個成己的人。也就是說,我是個希望幫助別人而得到快樂的人;而沒辦法因為自己的什麼東西而感到快樂。這也就衍生了我最近的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我不想再做那麼多事情,我發現我自己這四年來,做了蠻多的事,但自己卻沒有長進多少。我很害怕,害怕人叫我做事,還不在於害怕做事,而是害怕他不會做事,而只能叫我做了。這背後的意思是,若是我離開了,就沒有人會做了。(或是,其實我心裡想的是,沒有人會做成跟我一樣了)。第二個就是,我最近的世界完全變了。我生活的重心以前都在學生中心上上下下,現今沒有了,當我周遭的事物不是我想像的應該那樣時,我就會覺得過不去。像是值班應該這樣辦,統計應該那樣辦,晨興應該如何如何。我發現我無法再控制我周遭的世界了,它無法隨著我的希望而改變。目前,我仍然可以幫「大我」做點什麼,但也無法改變什麼。這應該是我的控制慾吧?


這兩個問題是互相矛盾的,一個是不想做事情,一個是想做事情。更深地說,我不敢再投入我的肉體在服事裡,但你可能會說,阿,服事本來就會用到我們的身體啊。難道你能夠用想的就服事好了嗎?不能。但我想說的,是我常常還是用「我的意思」來服事,覺得,這個應該這樣,那個應該那樣。所以一方面想做,一方面好像不做不行,另一方面又覺得拆毀的比建造的更多。



或許,「成人」和「成己」是互補的,人可能會因為你幫助他而快樂,但他可能也會因為你奮不顧身而擔心。我做了很多,只是希望有人稱讚而已。在羅馬書二章二十九節說,「惟有在內裡作的,纔是猶太人;割禮也是心裡的,在於靈,不在於字句。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我自己常常庸庸碌碌,其實,自己怎麼樣,也是很重要的,因為不知不覺,我的表情,我的心情,甚至是我的想法、潛意識,可能就影響到我周遭的人了。「成人」中,還需要往內裡追尋,在神的靈裡。另外,就是供應神的話,這是比做事還要緊要的事情。事情可以只有六十分,但神的靈,和神的話是不能打折扣的。因為弟兄姊妹是靠著神的靈、神的話活著,而不是靠著我的服事活著的。



助教的文章,也讓我想到我跟服事者談過的(那時候,他剛來到台中),或許,真的這段時間忘記了。我問他說,「追求快樂有沒有錯阿?」他說,「沒有,但快樂是短暫的。」我說,「蛤~怎麼辦,好像是耶,快樂是短暫的。」他說,「要追求基督,因為祂才是不會改變的,存到永遠的。」



天黑黑


No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