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

2010 年 7月 25 日 (六) 天氣 熱 宜 作PPT 不宜中暑

今天運動的時候,碰到地質系同班同學,well,又想起了以前的時候,
但也發現我們中間的距離有越來越遠的感覺。

想起之前<<記得你是誰~哈佛的最後一堂課>>的一段話,當有同學會的時候,不要去參加。

『參加校友聚會是危險的事?!
幾年以後,各位將收到哈佛大學盛情邀請你們重返母校參加第五屆校友聚會的一封信。信中會描述校方為當天安排的晚宴菜色和酒會形式,還會刊登一籮筐參加過此項盛會的校友們拍攝的光鮮照片,他們身上都穿著印有校徽的衣服,臉上都掛滿興奮的笑容。

「千萬別去!」如果我對你們只有一句忠告,就是這句話了。各位還是乖乖待在家吧。

參加這種聚會是件危險的事,你得好好檢討畢業以後這短短數年你獲得了哪些成就,還要從相對而非絕對的角度給自己打分數,把你的成就和收入拿來跟同儕一別高下,而不是跟自己的生涯目標和成功標準做個對照。只要你把車子停進「校友歡迎晚會」前面的校園停車場,就會忍不住斜眼打量其他車子的廠牌和款式,巴不得窺探一下老同學們畢業以後混得有多好,你跟他們比起來又混出了什麼名堂。在「喜相逢」雞尾酒會上,你默默捧著蘇打琴酒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一聽說班上有好幾位同學已經做到資深副總裁,或成了百萬富翁,就在心裡盤算該怎麼趕上他們。置身這種場合,會讓你爆發無比的焦慮,沒來由地擔心自己的事業成就和存在價值。 』

或許就是這樣吧,在我身旁的事物都改變得太快了。
就像老爸說的,會改變的東西,就是假象。
看得見的是暫時的,看不見的才是永遠的。

之前做了兩個影片,不過也就是把他們剪成一段一段放在網路上,這樣而已,
只是沒什麼人關心就是了,讓我覺得有點沮喪。

不過,有時候想一想,這到底是不是神要做的事呢?
還是我自己的熱心呢?

這我不太明白。

不過,還有暑假作業還沒給人,想到這,就覺得有東西壓在我的身上,已經過了一個月。
漫長的一個月。

最近跟很多人都越來越不熟了,是因為暑假嗎?
還是因為我臉色不好?

有可能吧,有些東西是要用手抓住的。

當一個極聰明的生物,當他體認到人類的殘忍及貪婪,不覺得人類能有生存下來的價值,
於是他在十秒鐘裡面破解256位元的密碼,指使了俄國的核子潛艇,將彈頭瞄準美國。
而美國也收到核彈準的信號,也啟動了核武。
至終,人類大部分都滅亡了,到了末日。

而地球進入了核子冬天,等待下一次循環的到來。

No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