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

2010 年 8月 14日

跟禮名交通很多,很多話對他講的,其實也是對我自己講

任勞任怨的人,都是懶惰的人。只要你自認是任勞任怨的人,你大概就知道了。
任勞任怨的人通常都不太去想(事情)。

考公務員,你就認為以後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和收入,這樣就好了。

我想講的,有兩個方面。

第一,我們都還可以改變。能夠來到台大的,都不是泛泛之輩,都是會考試的人。
我想,你若是要考,一定是會過的。
你想要考財經所,也是會上的。
但你若照這樣繼續下去,我想,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這不是你在哪裡的問題,不是你在公家機關,或是在私人企業的問題,
而是你這個"人"的問題。

若你一直是這樣,那麼你大概就是這樣下去了。
性格決定行為,行為決定習慣,習慣決定命運。
我知道,我和你都一樣,很懶。
只要能夠坐著,就不要站著;只要能夠躺著,就不要坐著;只要能夠星期三交,就不要星期一交。
雖然上級交給你什麼事,你會去做(很任勞任怨);但你不會去跟主管說,這樣或許比較好,或者那樣比較好。

我們都很任勞任怨。
但很懶。

你很懶的話,在公家機關,或是在私人企業,或許就混口飯吃,就這樣了。
但你若可以用,不管你在公家機關或是在私人企業,都可以繼續留下來。

但是你還可以改變。還可以成全

有人曾經問三島由紀夫「美德是什麼?」,他回答:「勤勉。」

第二個方面,不能夠停止學習。
你可能認為考公務員,
就是很認真的準備人生的最後一次,也是最重要的考試,
考上了以後,就不用再讀書了,不用再痛苦的學習了。

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要讀那麼高的書?
為什麼不學學一技之長,一次學完就好了?

答:探究宇宙的真理啊。

因為我們要處理更複雜,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
還有這世界是變動的。

一技之長可以處理的東西很簡單:板金凹了,敲一下就回來了;
車子壞了,檢查、換個零件就可以上路了。
我的阿公以前是做針車的,十二歲就去做學徒,十八歲就結婚,出來工作了。
他只要會做針車,修針車就好了。頂多再加上還要會賣。

但為什麼我們要學那麼多呢?因為我們碰到的答案更難。

我畢業時,我以為我都學會了,不用學了,數學我也學了一點。
所以我碩一的時候很慘。

我碰到了難題。

財金所,就是你要知道價格哪時會漲,哪時會跌。
其實,逸綸那時在選所的時候就說,經濟所對國家還有點貢獻,
財金所對人類沒什麼貢獻,其實就是在價格低的時候買,在價格高的時候賣。

但是有這樣能力的人,很多人想要聘他。

台灣也需要這樣的人才。

怎麼樣能夠精準的預測?

當你有接近真實的模型,和龐大的觀測資料。
所以做這行的人,通常不必去跟人做太多的交易,
他要做的是大量的分析。

相關文章

  1. 整理
  2. [年日] bongos
  3. hurry, broken
  4. 特會完。延長賽
  5. 大四。長大。擔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