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一)

「如果音樂能夠如此深深打動他,那他真是一隻蟲嗎?」

—-卡夫卡‧《變形記》

在我看來,人性的復歸是《獵人》螞蟻篇的核心。不僅就劇情來看
如此(花了很多篇幅刻畫),在意義的深刻度上也是如此。但是這
一點在螞蟻篇的前半段是看不大出來的,一度讓我不是很喜歡這一
段落。不過在一口氣看完後半幾集後,螞蟻篇已經成為我在《獵人
》中最喜歡的一段。

螞蟻篇的前半段其實是基於這個想像:人與獵物(位於食物鏈中的
人的下方)的角色的倒轉—-假如有比人類更優越的物種,而人類
變成食物,結果會如何呢?螞蟻篇前段許多(在我們人類看來)殘
酷的場面,假如站在嵌合蟻的立場來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尼飛
彼特殘酷地拷問爆庫兒、妮翁被獵殺、人類被麻醉,然後被活活撕
開揉成肉丸等等,不正是人類對實驗動物、對實用的牲畜所做的事
?如果人類對在他之下的物種的痛苦無動於衷,當有一天他自己變
成獵物時,又怎能期待在他之上的物種對他施予同情?因此,王的
那個說法是很難反駁的:「你們在殺豬、殺牛時曾經放過他們嗎?」

但是,這個立場逆轉的想像無論是作為主軸也好,作為一種諷刺也
好,在劇情上擴展不出什麼深度。如果只要強調這一點,那就只能
淪為不斷的殺戮,然後人蟻站在各自立場上大戰一場,勝者為王而
已。這麼一來,螞蟻篇除了「一個想法」以外,就只剩下殘酷的殺
戮。這麼做也無妨,只是在我看來,實在不能算是一個有深度的故
事。

事實證明富監可能從螞蟻篇一開始就已經有一個全盤的構思。「嵌
合蟻帶有部分前世人類的記憶」這個設定被展開,進而賦予劇情和
人物一種耐人尋味的意涵。我喜歡富監的後半段設計,並不是因為
螞蟻「變好」,而是他充分利用了前半段的劇情,並賦予它們更深
一層的意義。故事一開始被殺害的兄妹、王剛出生後殘殺的蟻兵、
王殺害的小孩等等,都被再度帶入劇情中,而不是孤伶伶地掛在那
裡作為一個「凸顯殘酷」的片段而已。

螞蟻帶有前世的回憶,也有著人類對事物的相同反應,這麼一來,
就混淆了人和螞蟻的界線。也因此,王的那個類比就出現了問題:
我們不能理解豬和牛,但是嵌合蟻和人用著同樣的語言溝通,當他
們逐漸回憶起前世人類的記憶時,他們變得越來越像人。王因為小
麥的轉變、尼菲彼特從「效忠王」的單純使命變成一種對王的情感
、尤匹在和拿酷戮等人作戰時逐漸感覺到對對手的尊敬(他確實理
解了拿酷戮表面上看來愚蠢的行為背後的意義)….這就是我所謂
「人性的復歸」。更深一層想,這就是富監對「什麼是人」這個古
老問題的回應。

但是就算如此,這也還不是富監想要表達的全部。正如卡夫卡《變
形記》中變成蟲子的主角即使會被音樂感動,仍然沒能改變他是蟲
子這一點事實一樣,我們也可以問:螞蟻的確具有人類的情感和反
應,但是他們能算是人類嗎?換一個角度看,假如他們仍有一半性
情是來自好戰的嵌合蟻,那這樣的「蟻性」是不是終究應該把他們
歸類成螞蟻?在王對尼特羅會長的作戰中,王重新思考了他的使命
是「要保護重要的人」,但是尼特羅會長卻認為存在蟻王身上的兩
種天性—-對人類的殺戮和對小麥的珍惜—-是終究無法並存的。
換句話說,人性的復歸帶來的與其說是螞蟻「變好」,毋寧說是在
螞蟻身上種下了深刻的矛盾。尤匹在和拿酷戮等人作戰的最後,「
冷靜下來的情緒,反而不能再單純地去思考事情了」,也就是說,
一開始的尤匹只考慮保護王,因而對秀托不屑一顧,這樣的他顯然
不會有任何矛盾和猶豫。但是隨著作戰,他逐漸地產生了對對手的
敬意,這也讓他做出了與「保護王」的目標互相矛盾的舉動(放過
對手),正如拿酷戮為了莫老五做出與作戰的最高指導原則違背,
甚至顯得有些愚昧的舉動(因為尤匹大可食言把他們全殺掉,拿酷
戮當然也明白這點,但是情感的力量讓他解除了念能力)一般。

存在主義談到存在的「決斷」,存在先於本質,意思是說人不是一
個已經決定好的東西,而是人選擇怎麼作決定了他這個人的本質是
什麼。螞蟻篇的確是以一種更精緻的方式重新詮釋《七龍珠》最後
魔人普烏的段落(而我覺得富監有意讓人察覺此點,否則以他天馬
行空的想像力怎會想不出另一個王的造型,他又怎麼會不知道王的
造型會讓人想起什麼呢),但是一個決定性的不同是:胖普烏先前
殺人只是一種樂趣,他也不知道殺人是不對的,因而他說不殺就可
以不殺;但蟻王或其他的嵌合蟻假如真要和人類共存,卻必須和他
們的「另一種天性」戰鬥。正如《靈異E接觸》中,明知道毫無用
處,卻仍忍受不了自己的天性吃人的外星人,或是《幽遊白書》中
,寧願餓死也不願意吃人的雷禪一般。

這樣的矛盾就把目前連載中尼特羅會長和小傑的所作所為聯繫起來
了。一個很有趣的觀察是:當凱特最初說「若是遇上看重同伴的敵
人,那你又該怎麼辦」時,讀者或許會覺得小傑過於單純和多愁善
感;但是,經歷「人性的復歸」之後,讀者似乎又會不自覺地站在
螞蟻(彼特)那方,覺得小傑不識大體,被復仇沖昏了頭。但是,
難道不能說,奇犽和我們都過早地相信螞蟻了嗎?難道彼特不可能
後悔(事實上已經後悔了),最後違背她的承諾嗎?又憑什麼相信
蟻王會照他的話作呢?即使我們承認螞蟻有人性,誰又能保證嵌合
蟻(一個較大部分人類優越的種族)真能和人類和平共存呢?

我在這裡並非要提出一個答案,只是想指出這一點:「人性的復歸
」的主題是怎麼在螞蟻篇被呈現、被深入地辯證的。而這個觀察角
度可以作為一把鑰匙,打開許多有趣議題的大門。我將試著在之後
幾篇繼續探討。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68.197.92.22

from http://ppt.cc/akmR

作者 cplin (家裡的吸血鬼) 看板 cplin
標題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一)
時間 Fri Feb 12 10:25:36 2010

相關文章

  1. [轉載] 村上春樹出席耶路撒冷文學獎頒獎典禮講稿
  2. 文章。網站
  3. "We were wrong" CRI 宣稱「我們錯了」
  4. 大一。自傳
  5. 無負擔的愛 (Free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