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二)

奇犽在螞蟻篇中可說是描寫篇幅最多,也描寫得最成功的一個
角色。作為小傑的朋友,他做到了一個朋友所能做到的一切。
這不光是指在行動上為朋友付出,為朋友而死而已。可以說,
小傑也會毫不猶豫地作出同等的付出。但是奇犽不同的一點,
就在於他是歷經掙扎才做到這個地步,而這掙扎的本身反而更
凸顯了奇犽對小傑這個朋友的重視。

這個情感的描寫最重要的一段就在於奇犽對自己的許諾:假如
我未來有可能對小傑見死不救,那我現在就要離開他。他經歷
生死的難關克服了身上的咒縛,然後才認為自己有資格繼續留
在小傑身邊。對於小傑來說,這一切都是他沒有察覺到的,奇
犽就是一直在他的身邊而已。但是對奇犽而言,小傑就像光一
般,把他從黑暗的過去、從時或迸發的悲觀想法中拯救出來,
給了他最難忘、最快樂的一段時光,這是他一直夢寐以求的。
這樣的感情在《獵人》中一直被鋪陳著:「奇犽,和你在一起
,我很快樂」「能遇見你,真的是太好了」「球,一定要由他
來拿才行」或許,正是因為這幾句話讓奇犽不惜一切,一直到
瀕死時想的仍是「小傑,對不起,沒辦法幫上忙」吧!

奇犽的複雜、他的思考的深入程度、他必須「努力」做到這個
單純的願望,凡此種種都讓螞蟻篇展現出其他漫畫難及的心理
深度(或許少女漫畫有,不過我沒有涉獵)。特別是當小傑被
憤怒和仇恨籠罩後,奇犽的種種思緒可說描寫得非常微妙而深
入。面對貓女一段是許多讀者對小傑不諒解的原因,因為他顯
得不識大體,甚至罔顧小麥的生命,更要不得的是,說了殘酷
的話傷害了奇犽。但是正是因為如此,這段心理描寫才顯得更
具真實感。的確,在現實中即使是最重視的人,恐怕也難免摩
擦和傷害吧!但是,早已察覺到小傑變化的奇犽帶著悲傷接受
了言語的利刃,還是繼續扮演「理性」的立場,即使他知道這
只會使他越來越遠離小傑,而他仍然對小傑的變化無能為力。

在這段中心之前還有兩段描寫:一是奇犽為了章魚伊加路哥殺
了兩個蟻兵,另一是小傑要前往貓女所在的塔時的心理描寫。
這兩段因為情感的微妙而顯得有些晦澀。關於前者,我的看法
是奇犽的確犯了一個「錯」,因為章魚那時已經偽裝,並不需
要他的幫忙,而他的幫忙反而可能有反效果(事實上也有)。
但重點在於,奇犽可能正是因為在想著小傑的事,想要幫助「
朋友」的想法一直盤旋心中,才讓一向冷靜的他思緒混亂,做
出了錯誤的判斷。而章魚的反應,正是當下作為朋友的最佳反
應:「欠我一次喔」,章魚知道奇犽犯了一個錯必定自責,與
其好言安慰,還不如反其道而行,因為真正的「朋友」本來就
是無所謂虧欠不虧欠的。換句話說,這個正話反說不光在於意
義(真正的意思是說「不用擔心,我來處理」),更重要的是
,這個表達緩和了氣氛,讓奇犽一下子從混亂中恢復了。

在去貓女前的一段就更微妙了。小傑說:「彼特在那邊,我們
去吧」人也出發了,奇犽照理說只要跟著走就行,他們不是一
直在一起行動的嗎?但是為何奇犽會「勉勉強強才抑制了問『
那邊是哪一邊』的衝動」?為什麼會覺得「問了的話,就再也
停不下來」?在我看來,奇犽在行動上的決定其實也很簡單:
或者跟小傑走,或者不跟。小傑說完「我們去吧」就頭也不回
地走了,在他心理想必沒有絲毫懷疑奇犽會跟他一起行動。但
是對奇犽來說,他知道小傑因為凱特已經陷入無法自拔的仇恨
,他見到貓女時,不論能否復仇,他勢必會變成另一個小傑,
一個不再是「光」的小傑,所以他才會「連接近那條路都做不
到」。「那邊是哪邊」並不是一個真的問題,因為小傑已經出
發了,而會長早已指出彼特在哪裡,這個問題就詢問而言根本
毫無意義,但是就心理而言,它其實意味著一種猶豫,就像是
對「將來要看到的東西」的預感的一種抗拒。

一個正話反說,一個看似毫無意義卻又充滿意義的問句,富監
把全新的元素引入了少年漫畫中(至少我從沒看過類似的表達
)。值得注意的是,對奇犽心境的描寫,富監是鋪陳得很仔細
的,早在小傑把莫老五當成假想敵,發動念時,奇犽的表情就
似乎已經隱隱然感受到了這點;發動突襲前,透過秀托描寫奇
犽偶然透出的「悲傷的表情」;在與貓女遭遇後,奇犽出手解
救了拿酷戮,本來沒有必要繼續與尤匹作戰,但是奇犽說「從
這起對你做的全部事情,都只是拿你來出氣而已」,這個「氣
」顯然就是先前和小傑齟齬時累積的鬱悶;在這之後,奇犽對
變色龍輕描淡寫地說了這句:「小傑變成那樣,誰也說動不了
。最壞情況下,陪他一起犧牲。」這顯然也是他突襲前一刻,
露出的「悲傷的表情」所想的。雖然小傑的憤怒是因為凱特而
起,但真正的重點是:奇犽和小傑面對凱特的危機和凱特的死
(也許沒死)的態度是不同的,而小傑把復仇放在第一位,奇
犽的建議不管如何基於理性,即使小傑理性上認同,在情感上
還是必然出現疙瘩。沒有比這個事件,更能凸顯兩個人終究還
是不同的個體的了。沒錯,在許多地方兩人個性是「互補」,
對雙方都好的,但是就是在這裡不行。這真的是很微妙的差異。

從這個角度回頭看面對貓女那一段,就更明白了。奇犽提出的
已經是小傑最能接受的說法:殺了她,凱特也活不了。但是無
論如何簡單明瞭,他仍然是在阻止小傑發洩他的憤怒。甚至,
正是因為這個理由太簡單明瞭、無可反駁,小傑才因此說了氣
話傷害奇犽。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奇犽對變色龍說的「善意的謊
言」會是「我有『凱特』這個最強的咒語」,而事實上這個咒
語儘管發揮作用了,卻已經在兩人之間劃下深深的裂痕。

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才更能凸顯奇犽對這段友情的珍惜。正
因為他對小傑現狀無能為力的痛苦,反而證明了他對這段情感
的付出之深。他對小傑的現狀已經無能為力了,唯一能想到的
就是付出他的生命。但是再度遇見龐姆帶給了他新的力量:他
原先試圖阻止龐姆(已經被控制,等於是凱特第二)去見小傑
,後來卻又把龐姆當成讓小傑清醒的一線希望,想到自己的無
能為力,最後情感潰堤的原因。假如單看這一段,難免要覺得
奇犽的崩潰有點突然。但是假如把這些鋪陳的細節連貫起來,
這一段就會發揮他應有的(儘管是「王道」)情感力量。

「小傑最需要的人,是你」

不知道大家如何感覺?但我覺得我也彷彿和奇犽一樣找到了安
慰和出口。事在人為,有時我們都讓自己過度地深陷在無能為
力的負面情緒裡,但是有時人所需要的,不過是一份肯定和信
念而已,不是嗎?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68.197.92.22

from http://ppt.cc/_UC6

作者 cplin (家裡的吸血鬼) 看板 cplin
標題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二)
時間 Fri Feb 12 12:32:51 2010
───────────────────────────────────────

相關文章

  1.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一)
  2. [轉載] 村上春樹出席耶路撒冷文學獎頒獎典禮講稿
  3. 健康幸福調查 台灣人煩到墊底
  4. 軟性基板。華爾街日報
  5. Naruto。P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