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四)

「這是何等的瘋狂而殘酷」 —- 蟻王

在螞蟻篇中,嵌合蟻軍侵略的三個地方(NGL、東果陀、流星街)似
乎都具有人類文明進展中的某些黑暗面。東果陀設定的細節並不多,
不過綜合起來看,似乎讓人想起某些極權國家。這個國家是窮困的,
資源集中在特權階級。國家卻對其人民宣傳「其他國家更窮困」的消
息。各國的援助又被上層階級拿去享樂。它們的政權穩定則靠情報組
織「指組」來進行恐怖統治。在富監的設定中,指組本身的成員甚至
也在恐怖的籠罩之下:他們的親人被當作人質,而且組內連坐,另一
方面,又重賞提供情報的人。可以想像,在這樣的組織下,無論是指
組人員或人民,他們的人性會被怎樣地扭曲。漫畫雖未明示,但莫老
五等人與之合作的瑪可士(軍部首腦)可能同時就掌握了這個「指組
」,他所謂「和盤托出他們的惡形惡狀」,想必就是東果陀這個國家
權力階級腐敗的現況。在另一方面,為螞蟻工作的原東果陀國務長畢
則夫大概和瑪可士暗通款曲已久(甚至有可能在螞蟻還未入侵之前)
,藉著工作權力滿足個人私慾(獵人組織大概也已經調查過這點,和
瑪可士合作的一部分目的也是可以藉此送龐姆進去)。幻影旅團在談
到東果陀時,也提到他們的情報幾乎不會外流,因而會成為嵌合蟻軍
的襲擊對象。綜合來看,東果陀不但是一個鐵幕國家,而且還是一個
腐敗的國家(當王攻入宮殿時,東果陀國王迪哥還在跟女人玩樂)。

NGL 的問題則有些不同,它之所以變成毒品的生產地看來只是宰伊洛
懷著惡意要向人類報復的結果。其他的居民就如同凱特所說,只是對
純粹自然的生活方式產生共鳴的人,很難想像這樣的想法和作法有什
麼值得批評之處。我倒不覺得宰伊洛還會在其他地方變成一個重要的
伏筆,因為他的存在—-一個對整體人類充滿惡意,想要腐蝕這個群
體、讓他們墜入深淵的「人類」—-已經是一個重要的象徵。我們不
禁會想問:這樣的「人」還能稱為人嗎?讓他當上一國之王,難道會
比蟻王許諾的那個世界更好嗎?

如果要說 NGL 和東果陀只是人類進化的一個黑暗角落,終究會被消
除,那麼光明世界又如何呢?當尼特羅會長等人拼命想要挽救東果陀
人民的生命,當莫老五和奇犽為了破壞遴選而和蟻兵作戰時,獵人協
會卻也面臨著權力的傾軋。這一點從諾布的描述就可以略知一二:在
獵人協會「制度化」之後,所有任務大概都要經過審查部同意,但是
這樣的制度化也變成權力鬥爭的工具:首先,當尼特羅會長帶諾布和
莫老五出現時,想必是因為事情緊急就略過了審查部,結果他變成被
批評的對象;其次,審查部特意將任務交給能力不足以勝任的「協專
」獵人,就是為了在選舉會長時能多得幾票(副會長已經拉攏了審查
部為下任選舉鋪路);更過份的是,為了權力,協會中的另一股勢力
竟暗暗希望(也用實際行動掣肘)尼特羅會長的任務失敗。委託獵人
協會出馬的掌權者同樣草菅人命(就劇情來看有兩個可能,一是指最
原先的計畫是要眼睜睜等待第一次遴選結束:一是會長把王帶到這地
方作戰還有其他後續準備,如核子彈等),事後又打算把所有的損失
推到獵人協會頭上。如果用一種宏觀的眼光來看整件事,不難發現其
中的荒謬:這些具有才能(尼特羅還可能是目前世上最強的念能力者
)、滿懷熱情、為了人類出生入死的人才竟然要聽命於一群無能、權
力慾薰心、視人命為草芥的人。這又怎能不讓尼特羅會長對王的「許
諾」感到動搖?

假如說東果陀的腐敗如同《銀河英雄傳說》的高登巴姆王朝後期,那
麼一心維護這個不知值不值得維護的人類的尼特羅會長等人就該是自
由行星同盟的楊威利了。王對「人類」的批評其實也像是富監自己的
觀察,東果陀、NGL、獵人協會和那些主政者的描述不論是根據歷史
,還是富監自己的想像,都具有很高的可信度。王對「人類」的批評
,像是拱無能者為王這種「百害而無一利」的事,或是「國境左邊的
孩子快要餓死,國境右邊擁有一切的人卻什麼都不做」等,或許是對
我們而言太習以為常了吧,但是的確很難否認王的批評:瘋狂而殘酷
。回顧人類歷史,我們還可以想到更多「瘋狂與殘酷」,那麼,又有
多少人能保證在這樣的歷史和現狀前面等待我們的,會是更值得期待
的未來?又有誰能否認王的提議「我來破壞,然後再賜與」是個吸引
人的提案(假如他真能照作)?我不知道富監心裡的答案是什麼,但
是這個對「統治世界」的老梗的逆轉—-有沒有可能反而是反派在拯
救世界—-確實因為其現實的根基而值得一再思考。

from http://ppt.cc/U0f5

作者 cplin (家裡的吸血鬼) 看板 cplin
標題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四)
時間 Sun Feb 14 13:36:43 2010

相關文章

  1.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三)
  2.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一)
  3.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二)
  4. [轉載] 村上春樹出席耶路撒冷文學獎頒獎典禮講稿
  5. 軟性基板。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