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問答交通-陶國清弟兄

一、 時間:2011/5/14 pm.7:30~9:00
二、 地點:台北市召會三會所R400
三、 交通者:陶國清弟兄
四、屬靈問答交通內容:(未經講者校閱)

Q1:有心願參訓,但父母反對,除禱告以外,有沒有什麼辦法?
A1:父母實際上無法阻擋孩子做什麼事,有經歷的弟兄姊妹同不同意這樣的說法?阿們。我觀察大部分的情形,孩子到一個年紀後,父母很難約束孩子,孩子在很多方面,不會主動和父母溝通,你上一次和父母很敞開的坐下心平氣和談話是什麼時候?你可能都忘記了或是你會說有這時候嗎?

事實上,根據我的經歷,父母很希望有這樣的機會,和孩子好好談談話。大部分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國高中生會常常回家,雖然不常講話,但常常見面。父母從小照顧我們,從小看到大,看到我們的行為反應舉止,就會知道今天在學校發生什麼事,這是父母對孩子的認知,他覺得他是懂得他的孩子的。特別我們上了大學,我們離開家,住學校,很少和父母住在一起,會有認知上的差別,當我們信耶穌了,我們在人生的觀念上,產生很大的變化。以前我們不會自理生活,我們原來個性閉塞,因著正常的召會生活,變得很喜樂。我們信主後會有些改變,但是父母沒有領會我們的改變,當我們突然提出來我們要參加訓練,他們會覺得我們被騙了,是不是參加不好的活動。他們在我們身上辛苦地栽培我們,不論是精神上或是金錢上,都是很大的栽培,他們很難接受我們突然的改變。我們要考慮說,我們提到參加全時間訓練,父母是否真的懂得那是什麼?我們讀了大學了,父母親年紀也大了,覺得你畢業要工作,讓他們休息了;但沒想到他還需要為後半生奮鬥,不能靠兒子了,他們會有心情上的掙扎,並不一定是真的反對,我們信主後,這是我痛苦的經歷:

我自己大學信主,我信主後,有一次一整年只回家三天,這三天是好幾次拼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只有三天在家裡。甚至過年也沒有在家裡,因為教會裡有特會,那時我們覺得我們絕對為著主,那是我們年輕人單純一條線的想法。後來我到生活中,在生活上,的確虧欠了父母,後面再來彌補很辛苦,沒有不愉快經歷時,什麼話都比較好講;但是有了衝突後,口角後,再回復,父母很難平復。我們年輕人沒什麼耐性,他們想數落我們一下,我們也沒耐心聽,等等。我先跟大家提,

第一,我很盼望大家,願意在參訓的事上,使父母重新認識,需相對的時間。不是讓他們認識什麼是訓練,乃是需要花時間讓他們多認識你,重新認識你。在場有多少人,是在大學才改變了,才信主或愛主,需要花時間,坐下來,臉色要快樂的樣子,願意在家裡多講講。以前小時候在學校發生的事會想要跟父母講,但是上大學後反而就沒有了,是不是這樣子啊?現在要學習說說,讓你和父母之間不要有太大的距離,和父母多說說,通常我們常常是同伴之間比較有話說,和服事者,在職家比較少這樣的交通,少有合適的溝通。這是我們談的第一個點。
第二,在禱告的事上,需要跟主有四方面主要的尋求─

  • 在召會裡的青年弟兄姊妹,都需要參加訓練,受成全和幫助。但是主在每人身上都有這呼召,一般來說,我們到訓練中是為成全,但是到底主在我們身上有什麼盼望呢?我舉個例,我讀完大學後,李弟兄在台北辦全時間訓練,當時有個情形,不管是畢業的,或是有人願意當一科去參加全時間訓練,不知道當完兵李弟兄是否還在台灣,所以很多人都拼了,要參加訓練。我要畢業時,父母希望我讀研究所,我考上了,是安慰父母的心,不打算去讀,但是不論是和當地的弟兄交通,或是回台北和弟兄們交通,他們都鼓勵我去讀研究所,當時的風氣,沒有人去讀研究所,這事我好好的禱告,我沒有說要去或不去,就禱告,事實上心裡不想去,那時在台北三會所有聚會,那時我很深刻理會,主要我去讀研究所,我有這感覺後,我繼續認真的禱告,我去讀研究所要兩年,我要學什麼東西呢?主給我感覺,有兩方面的操練,走神命定之路,我在大學帶了90位受浸,但真正得餵養留下的只有一位弟兄,
  1. 主給我感覺在研究所要學習怎麼餵養人,這是第一個。
    李弟兄在台灣帶訓練,我到大三時,得救一年,我在弟兄之家,算是有經驗的,那時,在弟兄之家大四的,都準備要當一科去參加訓練,所以我算是有經驗的。那時我要在召會裡服事很多聚會,那時很多講道的聚會,連學生的事奉交通,都是講一篇道,講給學生和在職的聽,我一講大家都哈哈大笑,不是我很幽默,乃是很可笑:這年輕人得救一年,他在講什麼他自己知不知道?那時我們對李弟兄這份職事的豐富不是太清楚,雖然我們很認真的讀聖經、很認真的服事,但是那時的書報並不多,不像現在,造就類的100本以內,書很少,我們事實上沒什麼讀,主給我另外的感覺:
  2. 在研究所裡,好好讀我們中間所有的書報。我這樣禱告後裡面很平安,我就去讀研究所了,我到那裡跟那裡的弟兄交通,希望在兩方面成全我─怎麼追求書報?怎麼作家聚會?我講這什麼意思?我們在訓練中參加一樣的訓練,一樣的時間表,但是我相信,主在我們身上,主有這段時間要成全我的目的,有些人你大二大三,要好好禱告,我花兩年在這裡,主阿,我要在這裡學什麼?要好好禱告。不是大家來參加我就來參加,到一個情形裡,你會不知道你在為誰活?這不能支持我們在訓練中心的生活,訓練裡一定會有為難,低潮,怎麼拼過去呢?就是那個確定的呼召。需要有主明確的呼召,主有什麼專特的目的。
  • 第二,就是剛剛我講的點,需要為父母親禱告。我們在訓練尋求的過程中,不一樣會為父母禱告,不是只有我們在這裡蒙祝福,要使他們認同我們的訓練,很需要我們的禱告。我91年去俄國,我們家有兩個小孩,都參加訓練,也一起要去俄國,我父親那天也來,不清楚的弟兄姊妹,以為我們是兒童班的,那為什麼他願意我們兄妹倆一起去俄國呢?父親帶我去見一位長輩,希望那長輩勸我不要去俄國,我把情形跟那位長輩說說,解釋解釋,之後那位長輩說,年輕人去歷練歷練也不錯,那時俄國很少人去,他這樣一講,父親就沒有多說什麼。在過程中,因著禱告,主在很多面有預備和安排,我很盼望你們在禱告中需要記念我們的家人,有合適的機會,合適的人與我們的父母接觸。這是很關鍵的點。
  • 第三,怎麼和負責弟兄交通,他們和父母是同樣的原則,他們多背負屬靈方面的。我們要花兩年參加訓練時,他們是我們屬靈的父母,他們對年輕人會有屬靈的託付,我們要學習把我們裡面盼望訓練的因由告訴他們,他們問我,我為什麼要參加訓練啊?我們該怎麼回答?我們要學習回答,使他們能為我們屬靈的情形禱告,把屬靈的負擔託付給他們。你們在高雄熟悉不熟悉負責弟兄們啊?大家要學習講話,在家裡跟父母親交通和在召會中跟負責弟兄們講話是一樣的。在家裡要跟父母講話,到召會裡要跟負責弟兄們講話,這樣大家理會嗎?這需要變成操練的一個項目。這學期我和幾個負責弟兄講話,這裡在座有一些領頭的,我相信你很少和負責弟兄們講話,弟兄們看到你常常在聚會中分享、釋放靈,覺得很不錯,但是等到有一天,吳光庭弟兄拿你參訓的報名表去給負責弟兄們,名字相片都認識,但是不熟悉,於是就問吳光庭弟兄這是誰、能不能推薦啊?這感覺不太好。兩年之後,他也忘記你是誰了,你也不用回來了,姊妹們更容易不讓弟兄們認識,要學習去交通,讓弟兄們認識你,認識神在你身上有甚麼帶領、呼召。
  • 第四,在過程中要有屬靈的同伴。我們向著主有心願,最好不是我們跟主之間的誓約而已,更好是要有同伴,在聚會中希望能找到有同樣心願的弟兄姊妹,比較近的,要常常來在一起禱告,若是比較遠的,約合適的時間(週五成全聚會)一同禱告。環境會有變動,人的情緒也會有起伏,誰都沒有把握,所以有同伴的禱告會相當保守我們參訓的心願,這幾個點,加強一下你們參訓的事情。

Q2:如何一生維持並長進靈的長進和火熱呢?
A2:現在講一生太久,我們對主的認識不能只能在道理上,在學生的過程中,初初我們會覺得很新鮮,因為詩歌和信息都沒聽過,很像覺得很新鮮,等到三五年後,怎麼都講重複的題目?覺得都講一樣的事物阿!

第一個點,我們盼望大家對屬靈的事物認識追求,不要只在知識道理上。所有新鮮的事物在經歷中就很新鮮,你跟一個人傳福音很喜樂,跟下一個人傳福音也是很喜樂,因為這是經歷上的事情,我們在屬靈上的事情必須在經歷上。福音通常都講約翰福音,講講馬太也不錯。我們需要從知識上的好奇轉到經歷上的認識。

第二,過召會生活容易累積對人的感覺。我自己發覺,為什麼在召會生活過久了會容易老舊?就像我今天看到大家很新鮮,比如我今天聽到某人得救的經歷很新鮮,吳光庭已經聽過一百次。我們會覺得不新鮮,因為這種對人的印象就成為我們過召會生活的帕子,通常我們對人的印象都不太積極,對你沒印象就沒印象,對你有印象通常就是壞印象。不好的印象多了之後,你會覺得怎麼每個聚會都有這種人阿,每個聚會都有這種人阿,怎麼不管到哪裡都看到他。這樣很難到哪裡都很新鮮。

盼望很新鮮,需要跟主禱告:主阿,我不要累積對弟兄姊妹這種不好的印象,成為我們之間的帕子。如果你看到弟兄姊妹都是積極的,向著主是敞開的,面對消極的也積極的供應生命,這樣召會生活就會新鮮,尤其是召會的帶領。再來,我們照著人在神面前的經歷,我自己的形容,我們在奮鬥的過程比較容易覺得有挑戰,比如爬山;如果現在平原騎馬,跑了三圈,你也覺得很平淡。事實上我們覺得新鮮的過程,通常是較為難的。那為什麼容易老舊呢?平原嘛!走來走去都沒有石頭,主帶領我們應該是穿山越嶺的,有時會是一路都是平原怎麼辦?就是我們人容易覺得平淡的時候,召會生活過三個月後,有時就會這樣。

所以我們盼望弟兄姊妹,我們裡面覺得平淡的時候,我們需要受提醒,盼望主給我們一種開啟性的東西,好好追求主。比如說你聖經還沒讀過一遍,我要好好拼,一年讀經一遍;還沒帶人得救,我要好好去拼,帶人得救,這就叫作爬山的經歷。甚麼叫平原?就是你沒有追求的時候。我有一個目標在追求的時候,就是爬山的經歷。主給我一個開啟,成為我一個爬山的目標。保羅認識追求基督的領會,向上去得獎賞,保羅乃是追求主的感覺,在挑戰和奮鬥,那就是爬山的經歷,盼望我們青年弟兄姊妹不要太常有平原的經歷,要多爬樓梯,奮鬥的精力,爬山比較辛苦阿,坐電梯比較輕鬆阿,但是要多爬山阿。

Q3:可以公開講最深刻的經歷嗎?
A3:這東西都是很難講的。我講一個和全時間有關係的。人家問我為什麼要全時間阿?

我得救時,當時幾乎都是大聚會,但少有好的講道的聚會。我得救的福音聚會,整個聽眾只有兩百人的聚會,但有五十一個人受浸,這是很強的福音聚會,不要以為偶爾一次,我前一次47人得救。十一個月學生福音聚會,27個人受浸,全校學生兩千多人,比列算是很高,講道很強大,大家都羨慕哪一天能這樣子服事主,這樣服事主這麼榮耀阿!但我們沒有幾個人會講道的。當時大家心裡都是有心願,但是沒有人敢說要服事主。

後來李弟兄來台帶新路,李弟兄帶領叩門的實行,隔一年後,才有全教會性帶領的叩門,那時我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我們要去叩門,我沒有真正叩過門,第一個我們跟他讀人生的奧秘,讀到最後一頁說請你跟我一起禱告,那個媽媽抱著孩子就跪下去,我也跟著跪下去,原來他有基督教的背景,後來她信主受浸了。哇!我才發現原來傳福音可以這樣傳阿,到底怎麼回事!以前都是大聚會得救,竟然這樣就得救了。接下來一週一週就是叩門,但不敢在人家裡受浸,而是約到會所施浸。那天我們把新人約到小排裡,我去參加那個小排聚會,我們沒聚會小排,有弟兄印了接枝的生命的信息,我當時受浸一年兩年,和另外兩個開展隊的姊妹一起去參加小排,到那小排去。

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個姊妹抱著小孩走來走去,底下做了幾個人:有一個四十幾歲的公務員,當時唯一的福音朋友,還有一個有天主教背景的弟兄,加上一個跑船回來的弟兄,那陣子剛好回家,被我們請來,加上我們7、8個福音隊的弟兄,正準備讀接枝的生命,公務員就問問題了(他年紀最大):你們基督徒常常說有原罪,到底怎麼回事?我心想:這個聚會糟糕了,我們在大學傳福音,最不喜歡碰到這樣的事,這個聚會聚不下去了,這個問題一定是辯論。沒想到,那天主就開我的眼睛,那個天主教的弟兄先講了創世紀的故事,跑船的弟兄對真理還是有點認識,也回答一點,帶小孩的媽媽就偶爾插一嘴,講到某個地方就差一嘴,就這樣東講西講,我在那裡好像作夢的人阿,我完全沒有做什麼,最後我旁邊全時間的姊妹就說:某某先生,我們一起禱告,他就跟我們禱告,他就接受主了。

那天晚上我們聚完會,我們在校園屈膝禱告,那天禱告時我裡面有感動,我跟主說:我不會講道,不知道怎麼服事,但是如果能夠像這個禮拜挨家挨戶傳福音,我願意服事你!我在那把自己奉獻給主。感謝主,我就服事拉!你覺得這個很深嗎?我那時候作的決定,到現在沒有改變,如果你現在是一個學生作一個決定,到四十幾歲沒有改變,那是很深阿!領不領會阿,那是一個真正的決定。記得那天小排完,回弟兄之家,有位弟兄說,我們小排聚的多好,有30~40位人來。我說:弟兄!我要全時間耶,嚇了那個弟兄一跳,怎麼參加一個小排你要全時間。盼望主呼召你,你裡面有一個決定。

Q4:消耗大的服事怎麼維持靈裡的喜樂?
A4:年輕人比較有理想,會有消耗的感覺是因為有工作果效的壓力,而非是因為你想作那件事的喜樂。

弟兄常為問你,傳福音帶多少人得救?那都是我在問的問題。但是你不能問你自己這個問題,你要問:我今天傳福音喜不喜樂阿?不是今天帶幾個人受浸阿!因為辛苦跟結果通常不成比例阿!如果為了果效去作,那你不會喜樂,這個問題我只能問吳光庭阿!高雄到底帶了幾人?他不能跟我說,我很喜樂,這樣會被教訓一頓,但是你們是學生的時候,要問的是到底喜不喜樂阿?

到底喜歡不喜歡做這樣的事?在學校裡你不能勉強你的同學作他不喜歡的事情作三天,不可能!但是他若喜歡就願意擺進來,他為什麼願意這樣?因為他喜歡嘛!就願意不計代價和辛苦。我們在召會中也是,你很喜歡就會作的很喜樂,就容易延續。關於消耗大,是這樣子的,學生沒有錢嘛。所以學生消耗大的就是時間和體力,我們本來就是用這些來拼。我們現在該學的就是這些,花時間花體力,一定有消耗,問自己過程中喜不喜樂,自己覺得很滿足就會一直作下去。

喜樂的原因因為我們的目標是主耶穌,常有人說我很失望,你為什麼覺得失望?因為你在神之外有很多的目標,你在神之外的目標沒有得到,當然就會失望。比如說我希望我好好服事,主就祝福我考八十分拿書卷獎,如果沒有我就很失望,有沒有這種事啊?我們若專專對準神,只要神,就不會失望。

Q5:俄國開展有沒有難處?
A5:有阿,難處很多。我曾經向主有個禱告,有人到外國去好像瞎子聾子,看不懂聽不懂。主啊!這裡有上億的俄國人,可是我都不會講,那你要我來這裡傳福音怎麼回事?

但這裡上億的人都沒有心要跟主配合傳福音,但你有心願,所以主要用我,我那時受很大的鼓勵,就是這樣子,我就願意拼下去!大家出去開展不要怕難處,不是幫你鋪紅地毯,坐八人大轎,那還叫開展嗎?前兩個禮拜我去斯里蘭卡,跟台灣比那裏真的落後,我們開車去,這島不大,只比台灣大一半,因為坐火車要十個小時,聽到要昏倒,因為交通不便,我們的弟兄六十歲坐在後面腰酸背痛,還要不要去阿?還是要去!為什麼要去?因為在這裡只有你認識神的經綸,願意和祂配合,所以不要怕。去海外開展阿,不要想說要去法國阿,但是弟兄姊妹們要願意為主不怕難,吃苦的地方不要因怕吃苦而不願意去,希望大家不要怕難。相信年輕人可以的,

Q6:大學期間受最好的成全,該有甚麼操練?
A6:每天早上起來晨興,操練起來不容易喔!具體操練嘛,每天早上要起來晨興。以前我們天天聚在一起讀兩三頁的屬靈書報。

我研究所時我花一年半把我們中間的書報全部讀一遍,你說這要怎樣的速度?大概是一天讀四篇信息的速度,花一年半,但你們現在應該讀不完,這不是很容易喔,大家要願意去拼,我讀完那些信息後,還有半年,是我碩士班下學期的時候,當時有位弟兄想要整理恢復版註解的索引,就像現在書房讀經的軟體。比如跟三一神有關的註解在哪裡?

弟兄舉個例子:林後十三章14節,有讀過的人知道,但講不出第二個第三個,每天我花四個小時,花四個月,整理出三千個註解mark,我再把同樣一個關鍵字寫出來,當時電腦不像現在這個方便,我自己作了一個恢復本註解的索引。讀不讀書報阿?讀多少阿?一篇四篇才算水準,讀聖經讀感覺不算,要作功課。

Q7:學希臘文幫助大嗎?不是都解開了?
A7:李弟兄恢復本只是找出礦脈,但我們要自己勞苦去挖。多學一個語言,對大家對主話的認識很有幫助,光是讀英文,就會比中文幫助更多更豐富。

我們去俄國,約翰一章一節那裡說,與神同在,the word with God (?) With這個介係詞有兩個,但是恢復本翻譯不是用s是用y(屋)這兩個東西擺在這邊,我們兩個不要講話,但是我們有很多來往,有沒有這種事阿?我們講話與神同在,講道很強的互動,每一種語言,都在那有種領會,表達方法,在原文希臘文裡,有很多這種東西,在中文裡,很難表達,我剛講的,在註解裡沒有這樣表達,不是說弟兄們不知道,乃是全部都寫出來,寫不完。用祂大能的話,託住萬有,為什麼到恢復本聖經,講到維持載着並推動,不是漏翻,乃是原文有這三個字,這三字都很重要,漏一個就使我們失去這樣的領會,合和本只翻一個,在我們恢復本裡藏了很多這種東西,多學一種語言,對我們讀經是很有幫助的,需要學到一種程度─學會使用希臘文參考書。

大學成全需要在主話上裝備自己,現在全時間的弟兄們,沒有這樣的時間,坐在書桌前花四小時讀恢復本,只有學生有這種時間,不喜歡讀書的要強迫自己讀書,對你們是個挑戰。

Q8:什麼是基督徒婚姻的價值觀?
A8:第一,大家都要結婚。現在很多不婚族,正常是哪一族?現在不婚是正常的。但是婚姻是神命定的。大家都要結婚,不要想我不結婚。

第二,跟異性的對象結婚。現在的社會,人和人相處的關係,有些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有性別的混淆,並不是同性戀。

第三,結婚的目的不是為自己,跟我們的生活一樣,我們生活的目的不是為自己,讀書不是為自己,認定了我們結婚不是為別的東西,乃是神在我們身上有一個定旨,為著神。

婚姻表徵神和人的關係,就比較務實上,在召會生活中,不論事奉都是以家為單位,在召會中有好的事奉,配偶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在家裡,和配偶一同承受生命之恩,婚姻是神命定的,對象是有神的帶領。

在倪弟兄交通裡,神把各種動物帶到亞當面前,沒有強迫他喜歡不喜歡的,沒有說老虎很可愛阿,就老虎就好了,所以不是說我看你們兩個很配,就你們兩個了,基本上不是這樣的,神在我們生活中都有安排了,這不是人的安排,這是原則的一面;另一面,我們在召會生活中,所有奉獻的弟兄姊妹,需要接受召會的服事,我剛講的第一面,每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這事的另一面,不能說,我是一個弟兄,看哪個姊妹很可愛、屬靈,就直接去找她了。

所有奉獻的人,都該接受召會弟兄姐妹的服事,我們把自己奉獻給主後,就把自己奉獻給召會,婚姻這是太重要的,蒙保守就能得祝福。可能我們自己走錯路,這是跟我們一輩子的。我們選學校,選科系,這不會跟著我們一輩子的,等你工作後,看你的表現,不會跟你一輩子,但婚姻跟我們一輩子,倪弟兄說,天然的吸引,有人喜歡高一點,胖一點,瘦一點,弟兄怎麼會喜歡這姊妹?他就是看上了,我們需要把自己奉獻給主,信託給弟兄姊妹。

有些人服事婚姻,連名字都不講,要相當屬靈才能,相信弟兄姊妹服事,通常我們不跟弟兄提姐妹的名字,通常這位姊妹對那位弟兄有好感,我們通常不會提姐妹的名字,這是保護姊妹們。如果真的需要提的話,我會問那姊妹,如果她很迫切的話,若不提名字,他拒絕怎辦?不就耽誤了嗎?通常我們不提姊妹的名字,保護她們。對姊妹們的話,姊妹們都比較謹慎,姊妹們不提名字的話,通常不會做決定的,你們會這麼信託我嗎?弟兄們比較好講話,姊妹們通常不知道名字的話,就不會答應。

我們所有這種介紹的目的,都是為了婚姻的,不是為著在校園裡交一個男女朋友,覺得好孤單喔,找個同伴,我們沒有這想法,交往就是為婚姻的,這是一個原則。李弟兄在約書亞、路得記、士師記的生命讀經裡說到,交通需要大學畢業後再提,太早的話,會影響召會生活、求學生活,每個人都有差異,對有些姊妹,很早就會有很強的感覺,弟兄們可能比較不會,研究所畢業可能冬瓜西瓜還分不清楚。

Q8:步入婚姻生活有沒有警告和勸誡?
A8:婚姻生活弟兄們不太需要適應,在一般社會也是這樣,有沒有聽說夫妻吵架,弟兄跑回娘家?沒有,是不是姊妹比較弱勢?男生成家後有種感覺,這是我家,我家的意思,就是有媽媽幫我煮飯、洗衣,有沒有男生成家後在家作這些事?很少。這是男生成家的感覺。這位弟兄成家後,會有感覺,24小時這都是我的家,我的空間、我的時間,弟兄成家後,很少找以前同學,喝喝茶,聊聊天,男生很少這樣,男生覺得這是我的家,24小時都是我的時間,我的地方,光庭弟兄,你知不知道你姊妹有這種想法?為什麼姊妹們到了集調的時候都很喜樂呢?因為終於有姊妹們自己的時間了。

Q9:學語文有沒有什麼秘訣?
A9:練耳朵,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自己錯誤在哪。比如說唱歌,如果我們知道自己錯誤在哪,就有辦法改。我們講這句話時,我們不知道我們自己錯在哪裡,listening comprehension。小朋友學語文,剛開始在於聽,我們如果聽懂了,我們就能重複,你以為你模仿對了,但是我說不對,你要知道錯在哪。你要學道地的語言,語文代表文化,代表這民族的特性。以講英文的為代表,他們很喜歡開玩笑,因為他們是比較輕鬆的民族,如果你以很嚴肅的方法講,那不是真正的講英文,你必須是那個人,用那文化,這是學語文最大的秘訣。在召會中,說新語言,如果是用原來的人,原來的語言,換個詞而已,那不是真正的學語言,需要是我這個人重新被構成。

時間到了,我想各地的弟兄們都能給你們幫助,只要我們敞開心,都能從弟兄們那裡聽到我們要聽的話。願主祝福你們。

相關文章

  1. 從仙台來的家書
  2. 台大與教會
  3. 地質法通過 地質敏感區將公告
  4. 環保廣告
  5. 烏腳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