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失敗創業的例子

我沒有沒有創業失敗的八卦
但是有失敗創業的例子

作者: DavidChiou (邱大剛) 看板: ToBeRich
標題: 一個失敗創業的例子
時間: Tue Feb 29 10:48:27 2000

[posted on 2/1/2000]

今天是 MIT 50K 的 kick off。我去逛了一下。Building 10-250
容納好幾百人的演講廳,幾乎坐滿了。

請到給演講的人是 Trilogy Software 的創辦人及執行長 Joe
Liemandt。該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軟體公司之一(對象是大企業,
所以一般人可能較不熟悉)。

Joe 說:「現在這是一個極為成功的軟體企業,已十年歷史了,
並且從我們的公司培育出了許多其餘有名的公司。現在每當我
碰到以前的朋友,他們都說:啊!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很支持你
的,我早就知道你會成功啦!」(全場大笑。)

他接著問說:「在場有明確的點子、目標,很確定自己立刻要
創業的,請舉手。」

超過三分之二的人舉手。(這時我在想:不知道在台大是否可能
會有這種景象,尤其當在場大多是工程背景的人時? :Q)

接下來 Joe 笑著說:「在場覺得這點子太好,我要立刻休學去
開公司的,請舉手。」

絕大多數人把手放下。還是有幾個人舉手。

他就開始說他創業的慘痛故事。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一切要從十年前他在 Stanford,大三升大四的暑假開始
說起。那時 Joe 和幾個好友想到一個很棒的主意,經過一番
討論及掙扎,決定花暑假三個月,努力寫好這個軟體,然後
大賺一票,然後從 Stanford 畢業,再去找一份「正當的工作」。

於是他們就像努力地工作。

暑假結束了,還是差一點,他們相信再三個月就能寫完。
於是繼續努力的打拼。

三個月又過了,他們的父母已開始關切,為什麼不好好讀
書?這次他們有了突破,很確信再三個月就可以完成了。

於是又拼了三個月,更努力的拼。

其中一位朋友的父母在一天敲 Joe 家的大門,說:「很不
好意思,我想我們跟我們的小孩有點溝通不良,不知道你能不
能給我們一點建議? 」好的。於是那位家長繼續問道:「請問
你們搞這個東西,到底什麼時候完成呢? 」答曰:「三個月。」
於是 Joe 被這家人列入拒絕往來戶。

三個月又過了,呃,還是大概要三個月。他們的父母開始
抓狂。他們自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每天都在擔心。

為了把這軟體拼出來,也由於全力都在忙這計劃,於是 Joe
和另一個朋友就休學,想在三個月拼完,然後賺一票,然後回
到 Stanford 繼續念完大學。

三個月又過了。這次他們覺得只要再三個月就好了,真是
接近呀!

雖然父母會比較反感,但是最少剛開始同學聽到他們的計
劃,還會說:「好呀,不知道你們有什麼好玩的咚咚,趕快弄
出來給我們瞧瞧吧!」

而到最後,連同學也一個一個開始遠離、不相信他們,因
為他們每次問說你還要多久才完成這個計劃?答案都是「三個
月」。

這時 Joe 給了在場的人一個建議:「千萬不要跟別人說
什麼時候會完成你的創業計劃,要不然會眾叛親離。」

到後來他們的同學都開始嘲笑他們,說:「該換台詞了!
隨便選一個數字也比三個月好吧!」

在這種越來越大的壓力下,他們很堅決地相信這是個很好
的點子,他們將要完成這個點子,然後發大財、念完大學、找
份正當的職業。

一年過了、二年過了,終於他們的軟體完成了。於是他們
五個人,覺得賺大錢的時候到了,終於能昂首挺胸,所有的辛
苦都將有收獲!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美國人一般說來天生就比中國人大膽許多,尤其是在西
岸的美國人。因此雖然他們是五個大學畢業的小毛頭,初生
之犢不畏虎,仍然昂首闊步,逕自拿著他們的軟體,去找創
投機構。(Joe 此時回顧說:其實當時的創投,相對於今日,
仍是蠻守舊的。)

Stanford 面對著矽谷,他們常常說,打開大門,外面
就是三百家創投機構在等你。

於是他們就從世界最大的創投機構開始。

作完了簡報。對方問問題:「我們向來考慮是否投錢,
第一個考量就是 team。你們 team 有沒有很強的管理經驗
的人?」

呃,沒有…

「你們 team 是電腦相關背景的嗎?」呃,完全不是,
他們當年都故意選 Stanford 最混的系以方便畢業,其中
二個人還綴學哩。

所以當然吹了。Joe 說:「沒關係,還有二百九十九
家在等著我們。」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他們回家後,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把第一張簡報改為:
「我們沒有最好的管理經驗,但是我們有最強的軟體。」

於是他們邁向第二家創投。

作完簡報後,人家問他們:「你說你們軟體很強,請
問你們有任何的相關經驗嗎?你們是哪個公司的超強團隊
出來的嗎?」

呃… 沒有相關經驗。

「有沒有什麼教授可以為你們作證,說你們的軟體是
第一流的?」哇… 那些 Stanford 教授,當年可是正眼
也不看一眼,就跟他們說:「你們這個主意永遠也不可能
完成的。」當然沒有教授會幫忙背書。

「你們連經驗都沒有,要怎麼生存?」

於是他們就被請出門去了。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回家後,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將第一張簡報改為:
「我們沒有最好的管理經驗,我們沒有最久的經驗,但是
我們有最強的軟體。」

接下來第三家創投,是他們精挑細選過的。這家的創
辦人也是 Stanford 畢業,而且也綴學,而且也曾有類似
的歷程。

於是他們準備充份、自信滿滿地進入了第三家創投作
簡報。

可是還沒開始幾張,那家創投的負責人就問說:「我
想請問你們這個軟體有幾個人會用?」

答曰:「沒幾個人。因為我們是想要提供給全世界前
一百大公司用的。」

創投評曰:「那怎麼可能嘛,你要寫軟體,就要能便
宜,然後讓全世界的人都用,到處都是,這樣子才賺錢。
像我以前設計了一個全世界第一個螢幕保護程式,是一個
土司,沒多久就在 UC Berkeley 全校的螢幕上到處都是了,
這種便宜的東西,才有可能流行。」

Joe 和他的夥伴都呆住了,不知道要怎麼辦。因為他們
下一張投影片,正巧寫的是:「我們將提供全世界有史以來
最貴的軟體。」

然後他們就楞在台上,說:「那… 那…. 我們還要
繼續講嗎?」

於是沒幾分鐘就被請出去了。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Joe 說道:「Stanford 外面的三百家創投,沒有任何一家
有用。」

「許多人說創投是美國人得天獨厚、美國企業奇蹟的推手。
其實才不是咧。」

「美國經濟奇蹟的幕後英雄,其實是 — 信用卡!」

當年他們落魄到沒人肯投錢,只好去申請信用卡,去借錢,
以支付公司的成本。一張不夠,所以再申請一張、再申請一張。
利用這些信用卡之間繳款的不同時間,來湊出足夠的現金。

因此他們每個月的月底,都忙著填一張張的信用卡付款單。

最後他們擁有近六十張信用卡,靠著信用卡的週轉,得手
了數以千計、數以萬計的美金。那個年代的信用卡設計有的還
有些暇疵,所以其實他們的信用額度反而一直大漲呢。

靠著這種寅吃卯糧的方式,他們才能夠租下一個小小的車
庫以工作,並且到雜貨店買食物充饑。

一個又一個月的過去,他們 team 五個人仍然是相當的團
結,大家都灰頭土臉的,不過都不灰心。

又許多個月過去,沒有任何起色。全世界好像沒有人對他
們的軟體有興趣。他們也只能作些顧問的工作,偶爾混點錢以
免欠債太多,並且繼續抱持著希望,希望有一天能夠匹極泰來。

當信用卡中這種債滾債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後,仍然沒有人
對他們的軟體有興趣。每個月光是看帳單就很可觀了,隨時都
可以信用破產。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終於有一天,時來運轉,他們突然接到一封 Silicon Graphics
的電話。當年正是 SGI 正準備一飛沖天的時候,因此這無異就是
他們的前途。

SGI 說:「你說你們有個軟體可以做某某事。我們由於一個
和政府合作的大計劃,因此很須要這個軟體,你們可不可以給我
們介紹一下?」

於是 Joe 等人就介紹一下,的確合 SGI 的須求。於是 SGI
就問了:「請問你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讓我們須要的這一套實際
可處理我們的資料?」

Joe 想了一下,回答說:「三個月。」

五個人都相當興奮,終於有人識貨了。他們的成功在即!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幾天之後, SGI 高階主管的來電:「很抱歉,由於作業上
的疏失,所以我們下星期一就要你們的軟體。」

「什麼?不是三個月嗎?下星期一只剩三天耶!」

因為一些行政上的因素,使得 SGI 必須在三天後向政府官
員 DEMO。這則交易牽涉到 SGI 的合約,如果失敗,SGI 會賠
上許多錢,因此很重要。

因此五個人就瘋狂地趕工,反正只是做出一個 DEMO 的殼子
嘛。然後他們還到電腦店買了最貴的加速器之類的裝置,以作出
最精采的 DEMO。

日以繼夜的趕工後,他們就上台面對 SGI 高階主管以及政
府官員,進行簡報。

從簡報的一開始,他們就強調:「這只是一個 DEMO,因為
實際上的系統須要三個月的時間。」但是政府的工程師不理這套,
那個首席工程師要求他們輸入實際上的複雜數據看看。

Joe 一邊冒汗一邊輸入資料,心想會怎麼可能可以跑嘛。
數據非常之繁多,也因此須要複雜的電腦軟體才能處理。而另
一位也是 Stanford 綴學的夥伴則站到桌子另一邊的電腦接線上。

當時的電腦很慢,那個程式要十幾分鐘才會跑出成果。Joe
和那位夥伴很有默契。Joe 隨時準備著見到程式 crash 掉,
而他的同夥準備隨時錯誤訊息一出現後,就「不小心踢到接線」,
讓電腦停掉,然後跟這群人說:「真是不好意思出了意外,這個
電腦設備要修復的話可能要好一陣子。我們過幾天再把數據給你
們吧!」

一分鐘一分鐘的過去了,Joe 他們越來越緊張,等著丟臉。

十幾分鐘過去了… 很長一頁的答案竟然自己跑出來了,
竟然沒有 crash!Joe 又叫又跳,因為這簡直是奇蹟,當然他
立刻改裝得很正經,說「其實本來就應該這樣的。」

接著首席工程師查核數據,說:「Yes!這就是正確的數據。
我們要算很久很久才得到的數據!太厲害了!」

(Joe 此時附註說:「其實後來我們發現那時的結果是錯的,
只不過那位工程師沒發現。」)

前途一片光明。多年的心血終於被人賞識,而自己也能抬起
頭來見人。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幾天之後,他們接到 SGI 的電話,竟然不是好消息。

SGI 的高階主管說:「我們實在是相當抱歉。可是我們當時
沒有發現你們只是五個沒有經驗的小毛頭而已。我們是 SGI,我
們合作的對象是大客戶,我們不容許任何錯誤。我們不能將 SGI
的命運交在你們這幾個沒經驗的年輕人身上!」

「我已經請在矽谷混很久的朋友幫我們另請高明了。很抱歉
作這樣的決定,這實在是茲事體大,我一定得這麼做。也歡迎你
們過幾年有了番資歷後再回來,我們會很歡迎的。」

那是 Joe 一生最黑暗的日子。一夥人簡直被徹底打敗。失敗
的人能怎麼辦?只能跑到酒吧去喝悶酒。一杯再一杯,一邊罵,
大家都喝太多還不肯走,最後被酒吧給趕出來。

第二天下午,等清醒後,他們作最後的掙扎,直闖 SGI,跟
SGI 的 sales 爭論,說:「你們實在是做了很錯誤的決定!我
們的軟體是最好的!」很勇敢地向 SGI 告別。

他們開始領悟到父母說的是對的,同學的取笑其實是對的,
那些教授講的是對的。此時他們已沒力了,綴學的認真考慮回學
校完成學業,畢業的準備找到個好工作。先前買的昂貴電腦設備,
趕快趁三十天的退貨期還沒過前退回去。但是一大疊信用卡帳單
還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還撐?還撐!他們畢竟還存在著點希望,所以並沒有放棄,
五個窮光蛋,希望多撐個三個月看有沒有任何機會。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一個月後。

SGI 再次打電話來。

「請找 Joe… 我們有個不好的消息… 經過我們向矽谷各
公司仔細調查後… 竟然全美國沒有人有軟體能作我們須要的功能…
所以… 我們希望能向你們買你們的軟體。」

Joe 回答:「很好。不過我們改變主意了,現在這軟體的售價
已漲三倍了。」這真的是世界上最貴的軟體了。

於是 Joe 等五個人賺進了一筆天價,並且陸續世界前一百大公
司向他們下訂單,有如他們在大三時的夢想一般,幾百萬幾百萬的
訂單找上他們,而他們也為這些大公司省了更多錢,雙方都很高興。

這就是 Trilogy Software 成立的故事。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Stanford 的休學最多可以休十年。今年五月就到期了。

在場有人問 Joe,是否會回去念完學位?「Probably Not。」

以他的這種名氣及身份,有人問說他是否曾回 Stanford 授過課?

「我在 Stanford 教的課比我曾經在 Stanford 上過的課還多呢!」

相關文章

  1. 程式
  2. 做研究要避免的21件事
  3. adjust VELEST in Ubuntu
  4. complile viewsac in Linux
  5. 英文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