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ht-Knit Family Shares Lin’s Achievement 緊密交織的家人一起分享Lin的成功

作者: spring610 (比他們媽媽幸福) 看板: Jeremy_Lin
標題: [外絮] Tight-Knit Family Shares Lin’s success
時間: Tue Feb 28 13:54:56 2012

Tight-Knit Family Shares Lin’s Achievement 緊密交織的家人一起分享Lin的成功

http://goo.gl/IxJ0R

紐約時報多名記者合力寫出的林家的移民奮鬥史,
然後講到他們如何培養Jeremy打球,很多很有趣,之前沒看過的東西。

====以下翻譯歡迎指教====

Palo Alto 高中的籃球館沒有場邊觀眾席,所有觀眾們必須再加高的看台上加油,
幾百人同時傾身向下俯瞰場中的球員。一到了比賽時,主場球迷們都會集中在其中
一邊的高台,偶爾,還會分神瞄一眼現在還高掛在計分表旁邊的州冠軍錦標。

這就是Shirley Lin(林媽)曾經坐著的看台。當林書豪在場中飛奔的時候,通常她都
是穿著主場隊徽上衣搭配牛仔褲,與其他球員的父母一起在看台上加油。到了中場
時她會開始到處走動,跟其他父母老師們討論球賽,並確保有足夠的飲料跟食物,
而球賽一開始,她又回到位子上,專注的看著兒子的表現。

「她不算那種大嗓門喊加油的父母,但你知道她一定會在那,她算是我遇過最積極
參與的父母之一。」Mike Baskauskas這麼對記者說,他是另個球員的父親。而林
書豪的爸爸,則是永遠扮演著安靜沉默的角色,不過這是有目的的,他總是會找一個
遠離觀眾的角落,拿著錄影機的錄下比賽。「你大概不想要自己的聲音老是出現在
影片中吧,所以這倒是個不錯的方法。」Michael Lehman這麼說,他是林媽媽在昇陽
公司(Sun Microsystems)的同事,而他的兒子Brad也是林書豪的隊友。「但是他
永遠會在,你能感受到他對兒子比賽的關心與投入。」

(以下簡單帶過2段林的underdog故事)
在林書豪故事大放異彩之後,他的高中,大學生涯都開始被人津津樂道起來,但很少
人去探索他的父母是如何遠渡重洋來美國奮鬥,並如何栽培出這樣一個全民偶像。

在麥迪遜花園以前,在這些蜂擁而至的廣告代言以前,在這些瘋狂追逐的鎂光燈以前,
很久以前,這個家庭只有兩個在印第安那的窮學生,住在擁擠的宿舍裡,開著破舊
的福特Taurus,被巨大的生活開銷壓得喘不過氣來。40年前,林繼明來自台灣北斗,
吳信信來自台灣高雄,他們期待著能在美國追求更好的教育,以及,也許未來能在美
國成家立業。

林繼明出國的機會來自於Ping Tcheng教授,Ping Tcheng在1961年畢業於台灣大學,
15年後,當他在Old Dominion 大學研究時,寫信回他的母校尋找對他的研究有興趣的
人來當研究助理,林繼明就是在這樣的機緣下來到了維吉尼亞州。

(後面開始介紹林繼明的家庭,甚至還提到228,紐約時報就是猛)
林繼明的父親在求學時期就是非常優秀的學生,取得了商業文憑,並且非常有語言天
分,曾經在一家印尼的火腿工廠擔任英語,日語,印尼語翻譯。在林繼明五歲的時後
他的父親過世了,他的母親帶著五個孩子搬到了台北。林繼明繼承了父親的讀書天分
,一路念到台灣大學,到了維吉尼亞後,他主修電子學跟機械學,並且負責與NASA
實驗相關的儀器。

Ping Tcheng回憶到,林繼明是個安靜保守的學生,也許也有點不適應,畢竟從台灣到
維吉尼亞是一個非常大的轉變。林繼明小時候,他必須從閩南話適應到學校使用的國
語,到了美國,他又必須重新適應英語的環境。不過Ping Tcheng教授強調,林繼明的
沉默寡言之外,他也展現出一股溫柔的人格特質。Ping Tcheng在多年後有次在書架上
發現一本不太熟悉的中文書,打開內頁看到林繼明的名字,林繼明並沒有告訴過他這本
書的事情,也許他就只是安靜的留下一份禮物。

雖然年代已久,Ping Tcheng仍肯定他說林繼明是個優秀的學生。而林繼明除了在Old
Dominion 得到他的碩士學位,他還在這裡遇到他的人生伴侶-吳信信。她的主修是
資訊工程,不久他們一起到印第安那普度大學攻讀博士。

Steve Tolopka是吳信信在普度資工系的同學,他說當時他們住的公寓每個月租金不超
過120美金,非常窄小,除了床之外幾乎沒有什麼裝潢。而林繼明則維持他一貫的「
安靜天才」形象,他的指導教授Philip Swain說,他不記得他有怎麼指導林繼明的畢業
論文-平行處理與評估衛星訊號,但是在畢業前的聯合審查中,他可說順利過關,
「他作的投影片非常非常的有說服力,當年這個領域可說是非常受重視的。」

畢業之後他們的足跡曾踏過佛羅里達,南北加州,1985年時他們曾在LA附近的郊區買
房子,1987年,Jeremy的哥哥Josh出生了,而一年半後則是Jeremy Lin出生。在林書豪
四歲以前,林氏夫妻都在工作,林繼明是電子工程師,而吳信信則為機場工作,負責分
析機票的分佈概況,林書豪的奶奶就是在此時前來美國幫忙照顧年幼的孩子。

「林書豪的媽媽有時出差要一個禮拜左右,我就煮一些台灣菜給他們吃。」林朱阿麵
回憶當時的情況。而隨著孩子漸漸長大,吳信信也有較多的時間陪伴孩子,林朱阿麵
拜訪的時間跟頻率也逐漸下降。1993年,他們以37萬美金購買了1700平方英尺(47坪)
的一層平房,在Palo Alto扎根,也是在此林書豪發展成一個球星,而他的媽媽也開始
成為他成長中堅定且固執的推手。

如果說林繼明是將籃球種在林書豪心裡的人(帶他們兄弟去YMCA籃球營,或者
帶他們看NBA球賽的錄影),吳信信則是精心培育的人。當他們在Palo Alto定居
之後她就開始扮演嚴母的角色,不斷的敦促自己的孩子。

她從來不隱藏她人生的優先考量:她的e-mail address就是由三個J (她的三個兒子
Josh,Jeremy,Joshua) + Mom 組成,而其他父母總是可以在她身上看到源源不絕的
精力,甚至感染力。她很樂於扮演雙重角色,一方面她對林書豪的學校成績非常嚴厲
,甚至打給他的籃球隊教練告訴他如果他成績退步,他就不能練球了,另一方面她也
能輕鬆的邊談笑邊開著車載著林書豪及他的隊友們去練球,在他們的教會裡,她都
和孩子們參加英語的禮拜,而她的老公林繼明大多參語中文禮拜。

吳信信鼓勵林書豪過一種平衡的生活,週五晚上通常是教會年輕人的聚會,在與牧師
Stephen Chen研討聖經過後,林家兄弟會邀請牧師一起跟他們去打籃球,Stephen Chen
回憶說他們常常打到半夜一點,然後去Denny’s吃宵夜,這時吳信信會來加入他們。

吳信信在去年夏天的一個台灣節目中曾感嘆,在大兒子Josh開始打籃球的時後,她一開
始還搞不清楚美國青少年籃球界錯綜複雜的生態,選擇好的球隊以及尋找曝光的機會,
原來是這麼重要且有挑戰性。於是到了Jeremy開始打球時,吳信信變得非常積極,
Baskauskas回憶在Jeremy小學快畢業的時後,當地並沒有菁英的青少年籃球聯盟,
「所以我們決定自己成立一個!」就這樣,吳信信與其他一些家長在Palo Alto地區
成立了一個全國性青少年籃球的聯盟,包括林書豪在內的許多優秀球員藉由這個平台,
能與眾多高中與AAU(*非校隊性質的業餘聯盟,大多暑假時間進行)球員交手。
「於是我們填補了這個空缺。」

林繼明對籃球的熱愛是眾所皆知的(根據Brad Lehman說法,他唯一看過林繼明的出
手姿勢就是「勾射」),而吳信信對球賽的投入則是源自於他對孩子的愛。她對籃球
的執著,在亞洲父母中是非常少見的,在林書豪去年返台的節目中,他也提及自己感
謝媽媽願意打破傳統支持打打籃球,「成長過程中,某些我媽媽的朋友都會對她說,
你讓他打這麼多的籃球真的是浪費時間,她的作法會受到批評,但是她還是讓我打,
因為她看到打籃球讓我快樂。」他又繼續說:「有趣的是,當我進到哈佛之後,那些
曾經批評過她的媽媽們,又回過頭來問她『我的小孩要打什麼球才能進哈佛?』現在
她們都開始支持我打籃球了,不過真的很少亞洲父母會作一樣的事。」

吳信信在林書豪籃球成長過程中大多是扮演組織者的角色,行程規劃、練習時間、
或者像是誰負責開休旅車載球員去比賽這一類的事情,不過還不只這樣,即使在賽後
她也常會用高亢語氣的跟林書豪說一堆「中文」-Brad Lehman(林書豪隊友) 說他
「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她說了些什麼,因為林書豪已經這麼棒了。」Michael Lehman
則記得吳信信曾經積極遊說一個優秀的球員加入他們的AAU籃球隊,另外她雖然不
是教練,卻也大膽詢問教練任何跟林書豪調度及上場時間相關的問題。

當他們在Palo Alto成立了N.J.B之後,Baskauskas有點被逼上梁山的開始擔任教練的
職責,他說「從那時候開始,我跟Shirley的談話內容開始有點不一樣了,畢竟她心裡
還是最重視自己兒子的權益,誰會責怪家長有這樣的想法呢?」

當林書豪的在籃球場上逐漸嶄露頭角時,吳信信也開始為了他的成功興奮,她開始穿
上寫著“The Jeremy Lin Show”的T-shirt參加林書豪哈佛的比賽,不過她仍然保留
了對現實環境的清醒,在去年台灣的節目中她說她建議林書豪給自己兩年時間看看是
否能在職業籃球界站穩腳步,而且她也有點擔心如果林只能一直在低薪的發展聯盟打
球,為來應該怎麼尋找出路。「感謝上帝他第一年就得到了NBA的機會,現在我不用照
顧他了,他能照顧自己了。」

她對金錢的考量是可以理解的,雖然住在Palo Alto區(有錢人多),但是林家只能算是
比較樸素的平房,屋頂的磚瓦微微歪斜,前院草坪小小一塊,也沒有一個放置籃球架的
前廊,整個社區的隨處可見擁擠的房屋、散落不齊的籬笆,還有電線杆上貼著泛黃的尋
貓啟事「尋找一隻橘色條紋名叫Emma的貓」,林家就靜靜的座落在這個社區的一角。

身為虔誠的基督教徒,林家父母教導孩子謙卑,他們從自身的經驗開始教育,林繼明的
母親當年必須用丈夫留下的存款養育五個孩子,而在1995年,也就是他們買了Palo Alto
房子的兩年後,根據紀錄他們曾經向銀行申報破產,然後在財務重整後,十一個月後撤銷
了破產宣告。

然而謙遜仍是林家的一項共通特質,林繼明與吳信信非常投入教會的活動,林繼明偶爾
會在中文禮拜中擔任講師,而吳信信則是英語禮拜的固定講師,同時擔任非正式的輔導
員,牧師Stephen Chen說他總是看到吳信信帶著笑容,摟著一些教會的年輕女孩,問她
們好,大家都叫她Aunt Shirley。

即使在少見的「能揮霍」機會時,林書豪還是表現了他的低調謙遜。Nathan Lui是林
書豪的高中好友,他說在林書豪與金州勇士簽約後,他們和吳信信一起去奧迪經銷商
看車,他開了多年的福特Taurus,想要升級一下了。

就在他們試車時,奧迪業務問林「你打籃球嗎?」林說回答是的,業務繼續問「你以前
在高中打嗎?還是大學呢?」Nathan Lui記得自己當時在後座偷偷笑著,心想著林書豪
已經跟NBA球隊簽約了啊! 就在離這裡10分鐘左右的地方打球呢,要是任何人遇到這種機
會都會開心的大喊出來了吧!

而林只回答:「嗯,我以前在大學時有打過。」

(全文完)

Sam Borden reported from Palo Alto and Keith Bradsher from Taipei, Taiwan.
Howard Beck, David Chen and Michael Luo contributed reporting from New York,
and Mike Gruss from Norfolk, Va.

相關文章

  1. 送給兒子的備忘錄
  2. 修復 xmanager 在sac 裡不能backspace的問題
  3. 新年新希望
  4. 畢業。discourse
  5. 睡覺的訣竅-南懷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