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事情,很多情況往往沒有什麼結論。尤其越重要的事情,那種傾向越強。自己親自用腳跑過所收集的第一手情報越多,採訪所花的時間越多,事情的真相越混濁、方向越迷失。結論離得越來越遠,觀點變得更分歧。不得不變那樣。結果,我們也束手無策。逐漸部不清楚什麼是正確/不正確,哪一邊在前,哪一邊在後了。不過,我確信,有些情況是非要穿過這種混濁才能看得見的。

《村上春樹雜文集》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