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管理絕望 

一九八一年到二○○三年之間,約莫三千萬名全職美國勞工在企業裁員時丟了工作。

在這次大規模社會騷動中,民營與公營機構都沒有提供足夠的資源補償受害人,失業救濟金通常六個月後就用完了,健康保險更是在解雇那一刻就沒了。

許多遭裁員的白領勞工重新振作,去找新工作(不過薪水平均比上一份工作少了百分之十七),不然就是調適生活,擔任各種約聘勞工或「顧問」。不過由於沒有安全網,原本是中產階級的人經常一下子就淪為低薪勞工,甚至陷入貧窮。

我遇過許多這種原本是管理人和專業人士的人,聽過他們每況愈下的故事:有位在亞特蘭大科技業從事行銷的女性,丟了工作後又找到行銷工作,不過在這之前當了六個月的工友;有位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汽車司機,會把以前當媒體主管的舊名片發給乘客,希望有人聘請他去當媒體主管;有位化學工程師遭裁員後,在遊民收容所待了一陣子。

原本工作穩定的中產階級白領勞工,在成長過程中,長輩教他們相信,有技能、學歷就一定能安全無虞,但現在他們卻只能焦急亂竄。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