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人生這行為之中,光能射進來的,只有極有限的短暫期間而已。那或許是十幾秒鐘的事。那過去之後,而且如果未能及時抓住那裡頭所顯示的啟示的話,就沒有所謂第二次的機會存在了……

《˙發條鳥年代記 預言鳥篇 p.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