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村上春樹 RSS

  • lemonilin 23:37:28 on 2015 年 02 月 18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村上春樹,   

    所謂人生這行為之中,光能射進來的,只有極有限的短暫期間而已。那或許是十幾秒鐘的事。那過去之後,而且如果未能及時抓住那裡頭所顯示的啟示的話,就沒有所謂第二次的機會存在了……

    《˙發條鳥年代記 預言鳥篇 p.52》
     
  • lemonilin 10:13:00 on 2012 年 10 月 23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村上春樹   

    讓腦袋經過大量資料,還蠻像洗出和洗入的

     
  • lemonilin 09:36:30 on 2012 年 09 月 18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文學在台灣的翻譯與翻譯文化 張明敏

     
  • lemonilin 13:39:38 on 2012 年 07 月 2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村上春樹   

    「心這東西連你也不太能理解嗎?」「有些情況是。」我說。「有些情況要等很久以後才能瞭解,那時候往往已經太遲了。很多情況,我們在無法認清自己心意之前就必須選擇行動了,這使得大家很迷惑。」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18 章
     
  • lemonilin 13:36:42 on 2012 年 07 月 2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村上春樹   

    我在無法清楚看透自己的心的情況下,回到古夢的閱讀作業上。一方面冬天正逐漸加深,總不能老是拖拖拉拉不開始工作。而且至少在集中精神讀夢的時候,就算暫時也好,我也可以忘記自己內心的失落感。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18 章
     
  • lemonilin 12:29:04 on 2012 年 06 月 15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fiction, , 村上春樹   

    生命周遭的現象要是能連成一線,世界會變成有兩個月亮嗎?(村上春樹賓果)

    摘自 紐約時報

     
  • lemonilin 12:01:17 on 2012 年 06 月 14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村上春樹   

    世上的事情,很多情況往往沒有什麼結論。尤其越重要的事情,那種傾向越強。自己親自用腳跑過所收集的第一手情報越多,採訪所花的時間越多,事情的真相越混濁、方向越迷失。結論離得越來越遠,觀點變得更分歧。不得不變那樣。結果,我們也束手無策。逐漸部不清楚什麼是正確/不正確,哪一邊在前,哪一邊在後了。不過,我確信,有些情況是非要穿過這種混濁才能看得見的。

    《村上春樹雜文集》p.36
     
  • lemonilin 10:23:17 on 2012 年 05 月 0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村上春樹   

    但這個人風格,還可能是賴明珠比當時多數翻譯,都還想去保留原文的一些質地,這與她讀到的村上春樹有關。「村上春樹較早期,曾在作品裡,透過虛擬作者談過所謂『稚拙』的文字。」能讀原文小說的賴明珠,很明確地從存上的文字裡讀到,創作者村上,在早期的階段,苦於「表達」這件事,所以刻意用簡單的、無成語套語、看似笨拙的文字來寫小說。

    【譯界人生】彷彿與賴明珠一同的那場旅行,當然還有村上
     
  • lemonilin 14:16:07 on 2012 年 04 月 04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村上春樹   

    處在十五歲這個事實,是心在希望和絕望之間激烈來來往往的情況,是世界在現實性和非現實之間來來往往的情況,是身體在跳躍和和沉潛之間來來往往的情況。我們這時候既受到強烈的祝福,同時也受到激烈的詛咒。田村卡夫卡只是經歷到,我們實際以十五歲經歷過、走過的事情,(以故事)以擴大的形式親身接受而已。

    《村上春樹雜文集 柔軟的靈魂》
     
  • lemonilin 18:25:23 on 2011 年 10 月 22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村上春樹,   

    納姿梅格與乾渴的人 

    不知道您有沒有曾經感受過自己深處的慾望呢?牠就像一個深不見底的洞,蹲臥在你的房間裡一動也不動的。你不知道牠什麼時候會打開,總是小心翼翼的從旁邊繞過,深怕踢著了牠。

    在一本小說《發條鳥年代記》裡,有一個裁縫師名叫納姿梅格,在日本赤坂的服裝設計事務所,從事「假縫」的工作。她的顧客通常是三十歲到五十歲之間的女性,至於她們的背景,納姿梅格並不是很清楚,她們也沒有自我介紹,口中說出的名字也顯然都是假名。但那裡散發著金錢和權力結為一體時所醞釀出來的特殊氣味。雖然她們沒有刻意炫耀,但納姿梅格從那服裝的種類和打扮,就可以一眼看穿她們所屬場所的類型。
    (More …)

     
c
compose new post
j
next post/next comment
k
previous post/previous comment
r
reply
e
edit
o
show/hide comments
t
go to top
l
go to login
h
show/hide help
esc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