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守候的日子

每一次,我應當覺得驕傲與滿足時,
卻又為甚麼感到失望與失落呢?
我的一生是為著甚麼在奔跑阿?

從中國大陸飛越萬水千山,來到美國生活了十六年;在這大半輩子的歲月裡,我從東岸到西岸,又從西岸回到東岸,歷經了生命中許多的陽光與風雨。從上學到找工作,從家庭到事業,這一路上,彷彿總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黑暗裡為我點燈,指引我前面的道路,默默的愛著我,讓我感到一切都很順利,就人看來真是該感到驕傲的,但我卻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抓住了甚麼?

從未想到能一路往前成為博士

我是最後一屆工農兵學員免試進入大學的。一九七九年大學畢業後,留在學校當助教,但對於自己戴著個工農兵的帽子,實在覺得不舒服。於是,一九八○年參加出國考試;一九八三年底,我終於到了美國波士頓。

剛到美國時,我的英文程度很差,連自己專業方面的東西,都要從頭學起。所以,心想能拿個碩士學位回家就滿足了,至少可以摘掉身上這個工農兵學員的帽子。但在一年後,我的導師告訴我,根據我修課的成績,我應該可以參加博士資格考試,這使我大為喫驚,因為我根本就沒想過要讀博士,自己基礎也很差,肯定是通不過資格考試的。然而,在導師一再的鼓勵下,雖然也經過了一些挫折,但終於通過了資格考試,成了博士候選人。

通過博士資格考試後,我和丈夫決定要生第一個孩子。就在一九八六年九月,我們的女兒出世了。當時,我要教實驗、作研究,丈夫也要修課,我們就只好輪流照顧孩子。所幸女兒非常聽話,我經常帶她到學校,她就在我的辦公室裡自己玩,或是在化學系的走廊裡,看著一群群充滿夢想的學生們。而我的導師和同學,也都非常喜歡和我的女兒玩;因著這孩子,也為我們枯燥的研究室加添些許生氣。同時,我的研究工作進展也很順利,到美國後的五年間,我發表了六篇論文;因此在寫博士論文時,我就把過去所有的論文組合在一起,成為我的博士論文。

驕傲時刻的無盡迷茫

一九八八年年底,我再次懷孕;緊接著在一九八九年一月,我也開始為著找工作,寄出了兩分簡歷,很幸運的,都得到了這兩個工作的邀請。這兩個工作都是作博士後的研究,其中一個與我的所學很相近,負責的導師也很希望我去。另一個與我所學毫不相干,只知道負責的導師,是研究分子結構和生物活性關係世界有名的專家,當時我並不知道他研究的是甚麼,也不知道他很有名,只是對他研究的課題很感興趣,所以就決定跟他工作。當時,他在電話裡跟我講他所作的事,我告訴他我甚麼都不懂;他說,不懂沒關係,到他那裡工作的人,沒有人剛開始就甚麼都懂的,只要願意學,感興趣就可以了。於是懷孕四個多月的我,接受了這個工作的邀請,並豫定三月就要去工作。到了二月,我順利的通過了博士答辯。三月,我們搬到了加州,並開始了工作;很幸運的,當負責導師知道我懷孕,並且再三個月就要生產時,不但沒有生氣、為難我,反而還對我非常關心。

這一路走來,好像身後有一片無限燦爛的陽光,守護著我,帶我走在人生的旅途中;然而我又不明白,這片陽光是甚麼?看不見,抓不到,誰是我生命中的陽光,甚麼是我人生汲汲追求的目標?身分麼?知識麼?學位麼?我居然發覺這一點都不能叫我滿足!就在一九八九年九月,當我帶著三個月大的兒子,回到波士頓參加畢業典禮時,所有的同學、朋友,都為我感到驕傲,甚至學校的校報,還刊登了我抱著兒子等待接受畢業證書的相片。但是,在那個時刻,我竟一點都沒有感到興奮,甚至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

家庭、工作好似滿足卻感虛空

在加州工作了五年後,導師覺得我的工作已越來越熟練,翅膀硬了,似乎就該離開;但當時工作並不好找,我也不知前景究竟如何,就按兵不動。碰巧,當時美國化學學會在華盛頓召開全國會議,而我的導師主持了一個特別的學術會議,在會議的晚餐上,我導師的合作者與一位老闆坐在一起,就問這位老闆他們公司缺不缺人,結果他說剛好他公司裡有個空缺,於是就讓我把簡歷寄了去。簡歷寄出後,很快的他就約我面試,而我的導師和學校其他的同事,還幫我準備了面試的內容,使得面試很成功;不久後,我就收到了該公司的聘書。

於是,我們成功的從加州搬到了紐澤西州,工作很順利,公司裡的人也對我很好;在家裡,丈夫對我更是體貼,兩個孩子也很乖,似乎一切該是讓自己滿足,令別人羨慕的。然而,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卻一直籠罩在我的生活中。所謂的人生光明大道,不過是幽暗世界中虛擬的陽光,在我心靈深處,仍是一片迷茫與空洞,我並沒有真實的抓住甚麼阿!

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在麥當勞遇到一位基督徒姊妹帶著兩個孩子,她邀請我去參加在她家裡的聚會。那時,每次聚會後我都覺得很喜樂,不管一週工作有多累,總是巴望著週五晚上的聚會,這讓我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一種莫名被吸引的力量。雖然我對基督徒的信仰和聖經的內容一無所知,但我卻看見弟兄姊妹身上所流露出來的愛,是那麼的純,是在這個世界裡所沒有的!因為我從來沒有嘗過。

人一生豈能像狗為肉奔跑?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日,我參加普蘭斯堡區的聚會,當時有位弟兄用拉雪橇的狗作比喻,形容我們的一生就像一隻拉雪橇的狗,為著雪橇前晃動的一塊肉,拚命的奔跑;有時跑了一輩子還沒得到那塊肉,有時可能得到那塊肉,卻又覺得很失望。我覺得,這似乎就是在說我!每一次,我應當覺得驕傲與滿足時,卻又為甚麼感到失望與失落呢?我的一生是為著甚麼在奔跑阿?

弟兄繼續又用戀愛的故事啟發我們,告訴我們正如丈夫與妻子一樣,神永遠計畫的完成,是神與人愛情故事的結局,神愛人,人愛神,至終要成為一,使神心滿,人意足。如今,當我們沉浸在主的愛裡,享受祂那超越時空無窮盡的豐富時,我們就不再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而在與祂的聯結、調和裡,享受祂生命全備的供應。原來,我一直缺乏並渴望的,就是主的愛;而我人生真正的目標,乃是神與人、人與神,至終調和成一。這時,我不再感覺人生的虛空無聊,我抓住了生命中真正無限燦爛的陽光,而決定受浸歸入主名。

剛受浸完,我還擔心家裡的丈夫和孩子會有不同的看法,使我為難。但弟兄姊妹以主的話鼓勵我說,神的救恩是以家為單位的,當信靠主耶穌,一人得救,全家都要得救。果然,在信心的禱告中,我看見了主耶穌以祂大能的手,安排環境叫我們全家得救。就在我丈夫轉換工作的過程中,他深深的被主摸著,決定信入基督,而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受浸成為基督徒。

全家與祂同行且行在光中

在丈夫願意轉向主、接受主後,我們纔真正開始了到美國十六年來最幸福的日子。因為工作和生活的壓力,丈夫來美國後情緒一直低落,對人、對事總是冷漠、不樂觀、防衛心強。但是,主奇妙的愛卻轉變了他對這個世界,以及工作環境的看法、態度,而以積極取代了消極;更是主的大能加強了他,以基督的信與大能,取代了他的不信與不能,而對生活有了新的認識。以前,他總是看見孩子的缺點,使得孩子們為了怕挨罵,而避免與父親在一起;如今,丈夫信主後,就多注意到孩子的優點,逐漸的以鼓勵代替責罵,孩子們也因此與父親更親近了。我們全家對他這樣的轉變都感到高興,這實在不是人所能作出來的,完全在於神,為此我們感謝讚美主。

在我們家中,每當我們同心合意來到主面前,追求認識主的時候,生活就充滿了歡樂與喜悅;但是,只要我們稍微偏離了主,生活中就會失去平安和喜樂。我們何等需要緊緊抓住祂,與祂這位奇妙之光者同行,且行在光中,這是何等有福!

(張麗臺)

相關文章

  1. [Nota] 相權勢說真話 薩伊德
  2. 歐洲開展交通的PPT
  3. "We were wrong" CRI 宣稱「我們錯了」
  4. 老 。集會。遊行
  5. 回鍋。姑姑。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