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座標

2011年 1月 20日 (四) 天氣陰雨 宜去現場訓練 不宜耍孤僻

以賽亞書四十九章四節

我卻說,我勞碌是徒然,我盡力是虛無虛空;然而我當得的公理是在耶和華那裡,我的賞報是在我神那裡。

禮拜二的時候去考預官考試,遇到了研究所的同學。發現已經很久沒有交集了,不過至少還有個照應。從前的我都是看別人如何,參考別人怎麼做,然後我再比他做得更好一點就好了。我是靠著跟別人比較而學習的,是參考相對座標。在聯考的時候也是如此,大家都在競爭,大家都想比別人考得好,彼此都有一個參考座標。這樣子比較容易知道怎麼努力。

但長大了,這個參考座標就失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絕對的座標,就是功名利祿。其實在看到同學的時候,我才想起來,原來我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競爭在。但是在沒有看到的這些期間,他們到底準備了什麼東西?哇,我完全不知道。我開始捫心自問,是不是該開始準備GRE?該不該開始準備出國的東西了?

我到底在他們面前站不站得住腳呢?這要問我自己有沒有實力。回首這六年,我最失敗的就是不紮實的基礎,最缺的就是沒讀完的課本。屬靈不紮實的禱告,和沒有建立的禱告習慣。就像房屋蓋在沙土上,雨淋、河沖、風吹,就倒塌得很厲害。

在現場訓練的時候,看到台上的弟兄,腦袋中想著,他們到底自己是怎麼過生活的?哇,原來是這樣。就算別人不過這樣的生活,他們還是願意自己過這樣的生活。研究也是如此,我也在想著,老師他們到底自己是怎麼樣做研究的?他們不會孤單嗎?他們不會無聊嗎?但他們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我的老闆都是她在養活整個實驗室,她其實沒有把希望寄託在我們這些小毛頭上。問她什麼東西,她也都知道,她真的很強很強。仰之彌高,望之彌堅,瞻之在前,忽之在後。今天meeting的時候,她也跟我們講了她被找去princeton的過程:博班她是做psudo-spectrum的,那時沒什麼人做numerical的,但她也因為這樣被Tony Dhalem挖角去princeton。

開始要獨當一面了,不能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相關文章

  1. 橄欖樹。葡萄樹
  2. 時間。消遣
  3. 若我能活到七十歲
  4. 口試。結束
  5. 開學。遷入。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