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瘋狂邊緣,好想大哭一場。
如果我還有夢想,那可能會永遠深埋在我的心中。
天上的雨請不要為我哭泣,因為那也喚不回所逝去的一切。

向遠方大喊出那無聲且空寂的思緒,那是多麼的無理,
你無法向虛空索取什麼。
無解

相關文章

  1. 我現在可以體會想講的被講完的情形了 Crust–mantle boundaries in the Taiwan–Luzon arc continent…
  2. 任何我們心血的結晶都是無價的,直到被商人標上價格之後。
  3. 看來我也要規劃一下流浪的維也納行程了
  4. 要達到A計畫的目的,就不能走B計畫的途徑啊
  5. 梁:我喝咖啡,大概都只有十分鐘吧,不過我蠻喜歡那一點點悠閒的時候 我:哀,我都沒有悠閒的時候。 梁:那是因為你慢 我:你怎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