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隨寫] 關於陳志信。

作者: will1118 (who) 看板: nota
標題: [轉錄][隨寫] 關於陳志信。
時間: Thu Feb  1 23:18:14 2007

※ [本文轉錄自 iammiumiu 看板]

作者: iammiumiu (*豬窄*) 看板: iammiumiu
標題: [轉錄][轉錄][隨寫] 關於陳志信。
時間: Thu Jan 18 23:07:35 2007

※ [本文轉錄自 Howling 看板]

作者: RyougiShiki (境界式) 看板: Howling
標題: [轉錄][隨寫] 關於陳志信。
時間: Thu Jan 18 21:27:18 2007

※ [本文轉錄自 Astro 看板]

作者: Yures (一年又一百一十九天。) 看板: Astro
標題: [隨寫] 關於陳志信。
時間: Thu Jan 18 16:52:31 2007


假使真描述陳志信,應該就必須對照星辰升落羅列七種珠玉...

並且搭配業的帷障,舖天蓋地的書寫吧。

所以很明顯地你知道我不是。

我不是想描述陳志信對於我如何如何,既然我使用這種書寫系統。

這種至少你到目前為止,都感覺安心的筆勢。


我常常對陳志信抱怨說,台灣文人太寵溺和放任讀者。

算了,反正我只是想澄清某些事情。

澄清就代表我必須說明兩種情形。真麻煩。

但是準備和陳志信接軌的同學就必須瞭解這些,我想。

我也是早晨和他聊天才確認我確實明白他的課程。


曾經我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他表達的...

在認識那些已經離開陳志信班級、以及尚且在修課的同學後。

非常懷疑。甚至我懷疑我是否記錯國文老師的名字。

簡直我無法想像我聽見的概念和他們差異得這麼離譜。


陳志信的課程到底在上什麼?

許多人都回答:在上如何分析神話,然後用論文的形式表達呀。

我說:不,陳志信企圖呈現的恰好並非分析方法。

陳志信是在說神話是這樣「被說的」。

也就是,神話必須具備「說者」。

「說者」是誰?就是陳志信常常掛在嘴邊的「巫師」。

陳志信的目標是什麼?是教導同學瞭解巫師嗎?

不,你們都會說不,是培養同學成為巫師。

對呀,那就正代表我們是被期待成為「說者」的。

我們被期待能夠說神話。


分析是方便我們聽見神話的方法。

然後許多人都誤認分析為神話本身,這真是非常可怕。

所以正在上陳志信課程的學弟就會很困擾地問我:

學長,陳志信的報告怎樣寫才會像你都拿九十幾分呢?

我說:只要你不要想著在寫陳志信的報告,想著在寫你的報告...

寫你想寫的,分數就會很高啊。

然後學弟就會問:蛤~可是我千面英雄、神話的智慧都沒看耶。

我說:喔,你就看序和結語就好啦,內容又沒什麼重要的。

成為巫師,或成為說者並沒有指導能夠幫忙。完全沒有。不可能有。

說者是一種狀態,是某些接近神智清明的片刻。

這種狀態是人親自面臨自己存有的同時才被發現。

任何指導的干擾都勢必扯破這種狀態。

無論那個指導來自陳志信,來自 Campbell 甚至來自我。

我、Campbell、陳志信只能告訴你廁所在那裡。

很為難耶,我們也想替你上廁所呀。


( 不過更多的是沒有想上廁所,卻常常跑來問的傢伙。

  你奇怪,你不上廁所又常常跑來問,啊我們是都不用做生意喔?

  如果那些傢伙是認為我們店內廁所裝潢雅緻、使用舒適也就算了。

  有些登徒子根本就是貪圖我們三個長得帥嘛。

  自以為有來問過廁所在哪裡就很唱秋。 )


今天我也和陳志信聊到這個問題。

我說總有某天他必須做出抉擇,決定自己是 Professor 還是 Master。

他立刻就明白我說 Master 是指帶領人親自面臨自己的存有。

而 Professor 傳授知識,卻讓人和自己的存有越來越疏離。

同學都說,如傳授知識地說,說陳志信說、Campbell 說、佑竹學長說。

我還沒發現有幾個人願意為自己的說負責任。

就是我說。我是說者。我說。


我常常說,我很好奇為什麼你們上陳志信可以缺乏自信到令我難以置信。

你就說你想說的就好。你永遠是對的,我從這學年初就重複告訴學弟:

你永遠是對的。你可能 False、可能 Fake、可能 Fail。

但是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判準能夠告訴你 You are wrong。

因為沒有任何人經驗你經驗的,你的經驗是全宇宙獨一無二的。

所以有任何人告訴你 You are wrong,請你大聲回敬他:

你懂個屁??

我是說,請你明白,他並不瞭解,他並未共享你的經驗。

如果他共享你的經驗,他會明白你這樣選擇的原因。

甚至他能夠指出有其他某些選擇。


我們其實應該原諒,原諒爸媽,原諒國高中老師,原諒這個社會。

因為他們並不瞭解。

而且你其實也應該原諒自己。


所以資工系的小可愛在說,他同學們討論自己日後生活的同時...

都會連結到陳志信的課程,並且在想人是否必須歷經創傷才能有所體悟的時候。

我實在非常驚訝。

我完全無法想像陳志信的課程能被聽成這種希伯來的贖罪式神話。

(也請原諒我無法瞭解。)

陳志信都說你是神了,你還必須犧牲獻祭什麼?

喔當然你可以對雕刻成自己的偶像膜拜,但請記住那是扮家家酒。

遊戲很棒,很有趣,很好玩,不過也就只是這樣。

對創傷成長關係的想像也就只是這樣。

確實能夠給予許多事情完美的解釋,不過請記住那是扮家家酒。


所有的解釋,所有的,都是扮家家酒。

所有的意義化也是。

意義並非固著在符號內部,也並非我們連結意義和符號。

符號本身是一種遮蔽的缺口,很像是投射式天象儀。

燈光從孔洞射出,然而使孔洞具備功能的是那個布幕。

那個布幕就是文化,意義從符號這個缺口被看見。

不過那是文化才導致符號具備功能。


你可以分析那個布幕,你可以利用 Fuzzy 數學計算孔洞分佈的陣列。

你可以被些孔洞的複雜和絢麗迷惑震懾醺醉。

你可以學習怎麼戳洞。

但這些都只是扮家家酒。


陳志信也花費相當的比重說明這些事情。

但是我想他想說的是,看,看那個光。

看那個從你自身存有散發的光。

那個可以穿透所處時空,而反射投影在你意識表層的光。


所以問「怎麼樣才能」的同學實在很奇怪。

所有陳志信的課程都在指向「怎麼樣才可以不能」。

怎麼樣可以不能被社會被老師被父母控制。

怎麼樣可以不能只聚焦於那些符號的意義化本身。

怎麼樣才可以不能倚賴我們對這個世界理所當然的預設生活。


陳志信在用竹籤撐大那些孔洞,方便你用眼睛貼近的時候可以看見內部。

陳志信從來沒有在製造空間,他只說:

喔,這個丟掉,那個移到這,喏,清爽多了吧。


所以陳志信從來也沒有在說你必須習得結構主義、傅柯、詮釋學。

他是這樣說的:有些人是這樣在說他自己的神話,大家可以聽聽看。

聽完大家來說自己的神話,說自己的說。


他今天也說他是個說書人,說完書領賞拍拍屁股走人。

我說我是占卜師,求占者沒有獲得立即的回饋是不會付錢的。

他說他不擔心,因為反正人生這麼長,說不定他的 Master 另有其人。

我說人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

我說他是閻王,閻王易躲。

他說就因為你是小鬼才有活力和氣勢發動難纏。

我說閻王只能被供在城隍廟,小鬼才能運財殺人什麼的。

他說反正就有你這種小鬼呀,閻王何須擔心?


這些大概就是我們早晨聊的。

差不多該唸書了。囧rz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40.112.245.152
※ smalldanny:轉錄至某隱形看板                                     01/18 17:16
RyougiShiki:這篇太酷了! 陳志信也真的是個很特別的老師         推 01/18 20:15
RyougiShiki:請問可以借我轉嗎?                                推 01/18 20:16
Yures:請隨意囉。                                             推 01/18 20:57

--
如今連正義和現實
什麼都

相關文章

  1. [轉錄][豬窄] 最近一些雜七雜八的心得(只是想紀錄一下)
  2. [轉錄][轉錄]有關讀經及材料的網站
  3. [轉錄] 好麻煩的愛◎skykissx
  4. [轉錄][轉錄]WIFLY
  5. [轉錄][閱讀]全球十大偉大小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