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批] 我的故事。石岡國中

作者: will1118 (毛) 看板: nota
標題: [文批] 我的故事。石岡國中
時間: Wed Oct  3 19:51:38 2007

貼在此,虛應故事,這是大ㄧ的創作,從前的秘密。澆澆水。

==============================================================================

相見

在地震一年之後,我家半倒的房子修好了。在結束寄讀之際,我正在思考要回石岡國中,
還是要繼續在台中市求學?繼續待在台中,我可能會接下大隊長的職位,功課繼續墮落。
待在城市裡,熙熙攘攘,有種在一個忙碌組織裡的安全感。至於回到石岡國中的理由,只
是為著一個長久的單戀。

在國小三年級,我因著新家蓋好而隨著家人轉學到石岡的國小。雖然石岡已經有平常所看
到裝著防盜窗的水泥建築,但是仍有些日式平房散落在各處,外面包裹著塗黑漆的木板,
頂上鋪著石瓦。學校四周環繞著矮牆,外圍就是這些日式的老師宿舍彼此緊鄰座落著,小
巷裡仍然保持著日據時代的乾淨。在裡面,校舍瘦瘦小小的,是長條型水泥建築,學生就
在這樸素的線條中度過了六年。而我遇到了她。

我和我的好朋友一起喜歡上她。她是隔壁班的同學,她告訴了我們什麼是美。那時的她留
著長髮。有時候我想,為什麼她會那麼漂亮?我的解釋是,像山地姑娘一樣,她喝乾淨的
水長大,所以她可以那麼勻稱美好。放學排路隊的時候我的眼神總會搜尋她的身影,她都
會和她的好朋友一起回家。那時她們已經會用原子筆在排路隊時寫功課,我還只會用鉛筆
。她不認識我的名子,因為我是剛轉來的,胖胖的,其貌不揚,而且過了一年沒醞釀什麼
就轉走了。等我到了另一個學校,我仍無法忘記她,希望我們能再相見。在石岡只有一間
國中,我希望她可以不要像其他的人一樣,到別鄉鎮有名的學校讀書,而能到石岡國中。
理所當然我選擇了石岡國中。

石岡國中不同於其他國中蓋在交通方便的市街,相反的,她坐落於山頂上,與墳墓為鄰。
暑期輔導的第一天,我走在朝山頂的產業道路上,心想,我這三年都要這樣爬山了,意識
裡,卻在計劃和她的這三年。在十五分鐘的腳程裡,有山上野樹的影子錯落,蔭庇著雙線
道的山路,但我腳上踏著對未來的不安,徬徨,和未知的國中生涯;想到她,步伐卻因著
她而輕快起來。其實今天我只為一件事而來,就是看分班表,為此等了三年,這一刻終於
到來,胸口正砰砰的響著。走到了石岡國中瘦瘦的的中廊,在分班表上尋找我的名子「一
年仁班…林逸威」,然後是她的名子,喔!就在下面「一年仁班…╳╳╳」。「Match!」
看完以後,我的心跳得更厲害了。走到教室,蠻髒的,應該是上屆三年級畢業後沒有打掃
吧,我就作在位子上等著同學一一的到來,期待第一節課。

我隔著窗戶看見她緩緩地走來,仔細瞧,她剪了個國中短髮,髮稍到頸項,穿著石岡國小
的制服,不疾不徐地,在靠近門口最後面的位子作了下來。下課的時候,大家還是喜歡跟
同國小的一起講話,不太會主動去認識別的國小的同學,而她也還是喜歡跟她的好朋友在
一起靠著欄杆聊天。在國小第一次段考的成績,通常會決定在班上大約的位置。所以我就
想要在第一次段考時展露一下頭角,引起她的注意,應該是不錯的開始。

國中的功課,如我所想像的多,國文開始要背課文裡的注釋,像是「銀幣-天上又大又圓
銀白色的月亮。」理化是一個新的挑戰。數學開始出現X,直角座標系,一些陌生的概念
。雖然是這樣,我還是作著我的白日夢,每天走路上山時,看到她家人開HONDA載她到學
校,我總是隔著隔熱紙望著她,想像她從窗戶往外看,不經覺地看到我。在學校裡,我也
喜歡這種不經意的相遇,比如在走廊上擦肩而過,或是剛好走過她的位置旁,我們沒有話
上的交集,只有眼神的相會,還有我自己的想像。

但是當年與她相處的時間比國小的一年還短,開學三個星期後,還沒段考就發生了地震,
由於家裡需要修理,就必須到台中寄讀,與她分離。老師在課堂上報告我必須去寄讀時,
我向她眨了眨眼,約定說我一定會回來,她只是看了看我。

可以說我是個很守信的人,也可以說我著迷了。因著一個約定,一個眨眼,一個單戀,我
決定回到石岡國中,不是憑著熱烈的愛,只是仍想見她一面。她一定已經忘記了我,師長
也很訝異為什麼我會回來,我的回去,對他們來說變成一時的新聞。經過的這一年,同學
感情的網絡已經盤整了起來,我來不及參與,我所能做的,只是再一次的慢慢融入大家。

回到了石岡,我卻沒有向她表白,總覺得該以功課為重,不想耽誤彼此的功課,在這小地
方耳語總是容易流傳。在這兩年,我才慢慢認識她,我們彼此也產生了點默契。相處久了
,發現到她獨生女的驕氣裡隱含著一點純樸,笑容裡帶著點收斂。由於我們的功課都不錯
,偶爾問問功課,寒喧寒喧,只是沒有深切討論許多。在石岡國中,很注重升學率,希望
也寄託在我們這些人身上,所以在無形中,我們除了背負著自己的壓力外,也背著學校親
友的壓力。但對我來說,與她同窗的這兩年,是甜美的兩年。

我們都考上了台中的學校,但是並沒有因此有太多的來往。因為我住在台中的外婆家,而
她選擇每天兩小時的通車,彼此的距離不知不覺間被拉開了。我們都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我回到從前在城市裡匆促的步調,我曾經很嚮往這樣的生活,穿梭在灰色的建築和彩色的
人群間。但與其說是穿梭,其實是行走在水泥狹縫裡,被囚錮在為水泥所區隔的範圍裡,
每個人在裡面,都被拉長、被扭曲。走在熱鬧的街道上,在人潮的流動中,每個人都像是
沒有名字的水分子,彼此簇擁著,流向各自的目的地,卻不知彼此的目的地。繁華的氣息
,令人陌生。令人陌生的,不是平常的生活習慣,而是人與人之間的絕緣。雖然每個人都
盡情的展現自己,可是當他們的光芒投射到人的心裡時,卻只留下空洞和黑影。

在某個活動的場合,我的眼神又搜尋到她。她穿著綠色的女中制服,和她新的同學在一起
走著。我故意的轉到她後面,向她打聲招呼,她回過頭來。我看著她的眼神,那似乎也曾
受挫,卻仍撐下來的眼神;那依然不變、讓人熟悉的眼神。我們簡短的問候了一下,就分
開了。可是我的心裡卻吹起了和煦的微風,吹過了石岡的山頭,吹過了她所走的痕跡,吹
過了她的髮稍,吹到了她的笑容。風隨著她吹到了乾淨的小巷,吹過了細細的走廊,吹到
了從前第一次的見面。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23.193.16.209
paulchao:嗯,不知道這樣會不會不禮貌 可以問她大學去哪裏了嗎? 推 10/03 20:02
Lawnchern:wow 真棒 @@ 好想看看她長什麼樣子                   推 10/03 20:54
※ moussorgsky:轉錄至某隱形看板                                    10/03 21:29
moussorgsky:哦~又出現八卦的消息了!再這樣下去,遲早會曝光的 推 10/03 21:29
will1118:她到長庚了  現在我們還是好朋友  只是比較少連絡      推 10/04 07:56

相關文章

  1. [聖所] 聽說
  2. [聖所] 聽說
  3. [聖所] 拒絕自己
  4. [聖所] 給一位少年人的信
  5. [文批] 我懷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