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獵人 RSS

  • lemonilin 20:32:39 on 2012 年 02 月 23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懺悔 


    (More …)

     
  • lemonilin 10:30:54 on 2012 年 02 月 16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阿魯卡與那尼卡 

    from PTT 獵人板

    作者: Orochi2 (蛇魔) 看板: Hunter
    標題: Re: [心得] 336話
    時間: Wed Feb 15 23:10:25 2012

    簡單來說妹妹阿魯卡,從常理來看有雙重人格,
    阿魯卡敬愛奇犽,NANIKA則是喜愛奇犽,
    就我來看這算是很能夠接受的合理劇情,
    就親緣關係來說,妹妹是不可以喜歡上哥哥的,
    但如果是心靈相通的彼此兩人呢?
    跨越了血的關係,究竟兩個人還能不能在一起?
    禁忌的愛到底要付出到什麼程度才可以受到認同?
    這是我猜測作者所想要表達的。

    因此阿魯卡是代表外在、包含身在湊敵客家族所必須受到的拘束
    而NANIKA則很有可能阿魯卡具現化出來的內心,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此話NANIKA的傷心必須透過外在的阿魯卡來告訴奇犽
    只要是NANIKA喜歡的人[奇犽]要求她的,她就會不計代價做到[這就是愛]
    如果不是她喜歡的人呢,那這就是一筆等價交易
    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來交換,
    (More …)

     
  • lemonilin 00:23:06 on 2011 年 04 月 1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五) 

    在尼特羅會長對戰彼特時,桀諾在某處提到的「心滴拳聽」,即體感時間
    和現實時間不一致,會讓一瞬間顯得很長的現象,儘管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覺得倒是非常適合用來描述螞蟻篇的一些段落。

    在討伐軍攻入宮殿的那一刻,富監在畫面中放了碼表,可見他希望讀者能
    夠感受到在討伐過程中時間正一分一秒地進行著。有趣的是,和碼表這個
    最嚴格、最規律的計時器相對,漫畫的敘事手法卻是完全自由的。有時短
    短一刻用了很多篇幅描寫、有時很長一段時間用很短的篇幅帶過、有時時
    間和事件被直接省略,再加上時間的回溯、不同時空的跳接、幾個劇情線
    的互相穿插….這些造就了攻堅一段耐人尋味的敘事手法。
    (More …)

     
  • lemonilin 00:21:30 on 2011 年 04 月 1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四) 

    「這是何等的瘋狂而殘酷」 —- 蟻王

    在螞蟻篇中,嵌合蟻軍侵略的三個地方(NGL、東果陀、流星街)似
    乎都具有人類文明進展中的某些黑暗面。東果陀設定的細節並不多,
    不過綜合起來看,似乎讓人想起某些極權國家。這個國家是窮困的,
    資源集中在特權階級。國家卻對其人民宣傳「其他國家更窮困」的消
    息。各國的援助又被上層階級拿去享樂。它們的政權穩定則靠情報組
    織「指組」來進行恐怖統治。在富監的設定中,指組本身的成員甚至
    也在恐怖的籠罩之下:他們的親人被當作人質,而且組內連坐,另一
    方面,又重賞提供情報的人。可以想像,在這樣的組織下,無論是指
    組人員或人民,他們的人性會被怎樣地扭曲。漫畫雖未明示,但莫老
    五等人與之合作的瑪可士(軍部首腦)可能同時就掌握了這個「指組
    」,他所謂「和盤托出他們的惡形惡狀」,想必就是東果陀這個國家
    權力階級腐敗的現況。在另一方面,為螞蟻工作的原東果陀國務長畢
    則夫大概和瑪可士暗通款曲已久(甚至有可能在螞蟻還未入侵之前)
    ,藉著工作權力滿足個人私慾(獵人組織大概也已經調查過這點,和
    瑪可士合作的一部分目的也是可以藉此送龐姆進去)。幻影旅團在談
    到東果陀時,也提到他們的情報幾乎不會外流,因而會成為嵌合蟻軍
    的襲擊對象。綜合來看,東果陀不但是一個鐵幕國家,而且還是一個
    腐敗的國家(當王攻入宮殿時,東果陀國王迪哥還在跟女人玩樂)。
    (More …)

     
  • lemonilin 00:19:15 on 2011 年 04 月 1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三) 

    「你叫我齊格蒙,我就是齊格蒙!」

    —- 華格納.《女武神》

    「名字」的劇情線的重要性在螞蟻篇中顯而易見,而這也經過了長
    期的鋪陳。在尼特羅會長與王戰鬥之前,王說他拒絕打鬥,只要語
    言,而「語言」這兩個字引起會長的聯想,最後以王的名字作為條
    件開始了打鬥。

    哲學家曾把聖經「太初有道」(In the begining was the word)
    改成「太初有言」,藉以說明語言的重要性。不過,螞蟻篇最重要
    的並非整體的「語言」(因為螞蟻一開始就已經可以和人類用言語
    溝通),甚至也不是整體的「名稱」(「萬物都有名字」),而只
    是一個最單純的涵義:人的名字。但是最明顯、最單純的東西有時
    反倒是最困難的,富監敏銳地感受到了這點,將其表現在王的迷惑
    和自我追尋上。
    (More …)

     
  • lemonilin 00:17:08 on 2011 年 04 月 1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二) 

    奇犽在螞蟻篇中可說是描寫篇幅最多,也描寫得最成功的一個
    角色。作為小傑的朋友,他做到了一個朋友所能做到的一切。
    這不光是指在行動上為朋友付出,為朋友而死而已。可以說,
    小傑也會毫不猶豫地作出同等的付出。但是奇犽不同的一點,
    就在於他是歷經掙扎才做到這個地步,而這掙扎的本身反而更
    凸顯了奇犽對小傑這個朋友的重視。
    (More …)

     
  • lemonilin 00:14:33 on 2011 年 04 月 11 日 Permalink | Reply
    Tags: , 獵人,   

    [雜感] 略談這幾集獵人(一) 

    「如果音樂能夠如此深深打動他,那他真是一隻蟲嗎?」

    —-卡夫卡‧《變形記》

    在我看來,人性的復歸是《獵人》螞蟻篇的核心。不僅就劇情來看
    如此(花了很多篇幅刻畫),在意義的深刻度上也是如此。但是這
    一點在螞蟻篇的前半段是看不大出來的,一度讓我不是很喜歡這一
    段落。不過在一口氣看完後半幾集後,螞蟻篇已經成為我在《獵人
    》中最喜歡的一段。
    (More …)

     
c
compose new post
j
next post/next comment
k
previous post/previous comment
r
reply
e
edit
o
show/hide comments
t
go to top
l
go to login
h
show/hide help
esc
cancel